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06-22
楼主  发表于: 2010-01-15 21:53

 【独发】爱上你的坚强--读《幸福的拾荒者》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夷光 执行加亮操作(2010-03-15)
本不知道有这本书,是看了《仙三》后,才后知后觉的去百度出来的。
作者胡歌,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的名人一枚~
书的内容并不是很长,但分量却是很重。
看完后,发现自己不知笑了几次又红了几次眼眶。

人可以如此坚强如此乐观吗?
经历了如此贴近死神的时刻,面部的严重损伤会有右眼失明的可能,身边同行好友成了一缕芳魂。
这一切,该是多么可怕的噩梦。
在书里,胡歌描述了自己那个时候的经历和心情。
有幸从死神的镰刀下溜走,坚持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亲朋好友,独自忍受着治疗的痛苦。
这部分的内容当真是让人看着无比的心酸。

书的内容写到后期恢复治疗的时候,看到他对着镜子的自嘲,还很用心的研究猪蹄的做法,文字又实在是太幽默,让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学的时候看《仙剑奇侠传一》,被里面的李逍遥吸引,也很喜欢剧里的歌曲,《逍遥叹》、《六月的雨》是常听曲目啊。就这样记住了胡歌这个名字。也知道他仅仅比我大一岁,也还是在校大学生。
后来忙碌的生活中,这个名字也经常出现在我的视线。比如《天外飞仙》、《聊斋之小倩》。感觉很有他个人的特色,看着非常舒服。前途无量的娃啊。
某日在某杂志上看到了正在拍《射雕》的他出车祸住院的消息,感叹了一下世事无常,认为他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当时上网不方便,也就没有查多少这方面的信息。
等这部主演历经劫难的《射雕》出来,我看了前面十几集,已经提不起多大的兴趣,所以是部我没有看完的剧。

《仙三》的出炉,我是冲着胡歌版景天去的,然后意外的萌上了游戏中被我忽略了的徐长卿,在剧中有了新外号——白豆腐。也正因为对这部剧两主角的喜爱,去百度了主演的相关消息。知道了《幸福的拾荒者》这本书。

看完了书,才知道如今他面上的笑容该是经过多少痛苦和磨练才诞生的,是一种心灵升华后的洒脱和睿智。目前正在播放的《神话》,也是我很喜欢的题材,老胡还真是很多戏都和我的口味啊> <

坚强的人可以直面人生的痛苦,快乐的人可以让生活更加美好。

他的快乐和坚强,感染着关注他的人们。也会伴随着他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越走越远。

---------------------------------------------

《幸福的拾荒者》(胡歌著)节选:

嘉兴遐想
见过我的医生都说那天我离天堂很近,能够保全性命是个奇迹,而眼睛能够重见光明更能喻为传奇。其实那天,连我自己都以为将会失去一半的光明……  
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如何面对右眼的失明。我自己用手检查了面部的伤势,左边并无大碍,右边血肉模糊,犹以眼部最为严重,没有任何知觉。我在救护车上非常镇定地向医生询问右眼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不确定。“不确定”实在不是一个能够让人满意的答案,它让我不再抱有任何侥幸的希望,它让我不得不去接受成为“独眼龙”的事实,它让我开始胡思乱想……

“独眼龙”的形象比较适合当海盗、土匪这类凶悍的角色,反正郭靖是演不成了,《射雕》里也没什么独眼的江湖好汉草莽英雄,柯镇恶瞎的是一双也不符合。想到梅超风我倒是觉得可以尝试——
张纪中老师曾经说,“梅超风不可超越!”我这回反串加上真瞎,应该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
偷笑了一阵之后又开始想些比较实际的问题。右撇子都是以右眼的视线为准,那些右手持枪的人不都是闭左眼来瞄准的吗?如今我只剩一只左眼了,是否要把自己训练成左撇子呢?还有一个实际的问题就是我以后是在眼眶里放颗玻璃球充数,还是索性带个眼罩吓唬人,还是干脆什么都不要更加吓唬人?这个问题很难作出决定,而且颇费脑力让我昏昏欲睡。

“千万别睡着,坚持让自己醒着!我是邓医生,我们开始手术。小彭,你来打麻药……”
我的思绪仍然不着边际地飘着,人却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还撞见了“彭邓大军”——彭德怀的“彭”、邓小平的“邓”。而我也把自己和刘伯承元帅联系在了一起,哈哈,妙哉!妙哉!三分钟后,邓主席的一句话让我感到自己是那么可笑,之前那些用来安慰自己的天马行空的遐想都是多余,我的右眼根本没瞎!噢!感谢上帝!感谢菩萨!感谢真主!我也代表张纪中老师感谢他们,暂时他的梅超风还是无法超越!

怀着无比轻松愉悦的心情,我与两位医生在手术室共同度过了美好的六个半小时。为了不让彼此睡着,我们敞开心扉,无所不谈。整个手术在我们共同营造的异常轻松的氛围中、在两位医生体力透支之前、在天亮的那一刻顺利结束了。事后医生告诉我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脖子上有一条长约七八厘米的伤口,由颈动脉边缘至颈静脉边缘,动脉和静脉都已暴露在外,不管是哪条破了,我都会小命不保。我真佩服医生的心理素质,临危不乱还能谈笑风生。不过转念一想,那也就因为碰到我了,要是换作别人,可能就大大不同了吧。现在只要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就会毛骨悚然。我不知道那份从容与乐观是从何而来,就像不知道为什么文章开头那几句话里会有三个网络游戏的名字一样。

食猪蹄
车祸意外发生后,吾每餐均以猪蹄为主食。至今三月有余,若以四个猪蹄为一头猪计,那么在下迫害的猪公数量当不下百头。其原因乃朋友的一处偏方,曰每日食猪蹄于疤痕之愈合有百益,因其中含有大量胶原质。如此吃法不到半月便感腻味,寻思着与其满大街觅口味之标新,还不如亲自烹制以立异。

第一步是猪蹄的选购。在香港任何一家惠康超市都能买到贴着新鲜标签的猪肉,宣传画上有一头可爱的猪小弟向你挥手致意。第一眼看到那小弟这般可爱到不忍心吃它了,不过转念想来,如此招揽顾客食其同伴乃出卖朋友的不义之徒,要有个猪圈什么的或许还是个卖国的大汉奸,不吃不足以平猪愤。我便打着“清猪圈,平猪愤”的名号掏钱了。猪蹄分为两种——肥的是猪手,八块港币一斤;瘦的是猪脚,八块港币一只。我一般会买猪脚,猪手太肥,担心自己将来会有残杀同伴之嫌。

接下来便是厨房里的艺术了。一般买回来的猪脚都已经经过去毛的处理,但我还是会再把那些漏网之毛一一剔除。最早是用手拔,可那猪毛又细又滑,甚为辛苦。着急了就用牙啃,效果出奇的好,但亲吻猪脚的概率太高,很快放弃。之后在朋友的建议下去sasa买了一把化妆用的镊子,用起来相当顺手,在这里就不介绍牌子了,免得影响销量。去毛以后的猪蹄要用冷水冲洗干净,再放入沸水煮约一分钟,捞起备用。如此能去除猪肉中的血水以达到去腥的目的。曾经也在报纸上看到过外国人吃肉的习惯,他们屠宰牲口一般都是用电击,为的是保存血水不让营养流失。可以理解他们吃着带腥的肉换来的是自己身上浓浓的体味,由此也可以猜测他们体毛重于亚洲人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吃带毛的肉而是他们跟我一样去毛的时候用牙啃,难免不慎吞入腹中。当然,这只是我在闷得慌的时候一厢情愿的猜测和自嘲,为的是掩饰我在切姜片和葱段时由于刀法不济而造成的对手指的伤害。

忍着刀伤的疼痛,我将猪蹄放入清水中用大火煮至沸腾,再改用小火慢炖。这里面还是颇有讲究的,光锅里放的配料就有数十种之多。比如花胶、香菇、木耳、冬笋、红枣、枸杞、莲藕等等。而小火慢炖的学问就更大——时间长短,加水的时机和多少都会影响到最终的味道和“猪蹄的形状”。这里的引号是为了强调,因为本人有过几次把猪蹄烧得不像猪蹄的经历——时间长了就只剩骨头看不见肉了;水加少了那一根根猪骨就会变成炼煤厂的烟囱……通常猪蹄的烹制也就在奇形怪状中结束了。如若碰巧走运蹄形依旧,那么最后还要放入各种调味佐料。大多数情况我自己做的猪蹄都不会比买来的好吃,但还是会吃,不论怎样至少是达到了“立异”的目的,而更重要的是吃猪蹄之根本在于疗伤。

难以下咽的猪蹄吃多了也开始反思,其实烧菜和疗伤一样,都要遵循一定的规律,不可盲目维新,也不可肆意改革,而究其根本是要保持平和的心态。老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他提出的“无为之治”在中国历史上造就了数代君王。“无为”并不是没有作为,而是顺其自然,顺应民心。对我而言,治疤痕,如烹猪蹄。必须经过一个小火慢炖的阶段,须遵从医嘱,耐心等待。

所谓疤痕不愈,猪蹄不断,漫漫征途,袅袅炊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9(月清泉) 优秀文章

  • 终于有头了。。=3=
    级别: 能天使
    UID: 958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35
    威望: 589 点
    光币: 490 枚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2-14
    最后登录: 2010-03-14
    1楼  发表于: 2010-01-16 12:59
    这本书我没看。但是我看了他受伤恢复之后去参加李靖那个啥节目
    当时就被他那句:我捂着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shock了
    后来经常去逛他的博客,发现他给网友们的留言都很幽默的,而且喜欢精分。。
    楼主留言:
    这个节目我没看过呢,在哪里能看到?
    呵呵,没错,他喜欢精分,上次在他博客里我都看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