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1 12:56

 旧时记忆(六十八楼更新至第三十一章)

   谢谢你让我学会原谅,谢谢你让我更坚强,谢谢你让我看懂自己的心。
                                              ——题记
加拿大。温哥华。
   小花园里,欧阳雪坐在桌子边,面前是一个很漂亮的蛋糕,蛋糕上是那个童话中的可爱主人公PETER PAN。
“MICHAEL,今天是你的生日,还记得吗?那一年我们认识的时候,我答应过你每年都会为你庆祝,不管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今年也不例外。生日快乐,我的小王子!”欧阳雪为面前的蛋糕插上18根蜡烛,把它们一一点燃。“还记得我们相识后我第一次为你庆祝生日吗?那时候你很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是18根蜡烛,你明明已经35岁。当时我没有告诉你,只对你说了两个字‘保密’,结果那天你一直缠着我非得问个明白。到最后依然没有得到结果的你好像有点不高兴了,呵呵。。。当时的我真的觉得你很像个孩子。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呐,听好了,不管你多少岁,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是那个18岁的少年。这个答案,你满意否?”
欧阳雪抬起头,望着漫天星光,天边那颗最亮的星星闪了一下,她仿佛看见那个像孩子一样的男人眨了一下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打开手机,音箱里那个温柔而诱惑的嗓音在轻声吟唱着一首老歌:《SOMEONE IN THE DARK》,她低声合着。微风吹过,伴着花儿的清香。寂静中,欧阳雪恍似听到那人温柔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THANK YOU!I LOVE YOU!”
“傻瓜!”欧阳雪轻轻翻开手边那本不知被自己阅读过多少次的《小飞侠》,拿出51页夹着的那张照片,是他们的合照。照片中的他,笑的温柔可爱,那样阳光的笑容任谁见了都会觉得心里暖暖的;她在他身边,笑容云淡风清,眼底却有着一种热情和化也化不开的眷恋。那是曾经的他们,多么美好而单纯的时光。如今他已远离,却仿佛依然在她身边,陪伴她走过每一段时光。这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心灵感应?
烛光荧荧,给桌子的照片镀上了一层温暖的色彩。那段被珍藏的记忆,那段美好却短暂的时光,没有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去,反而越发清晰。
现在让我们一起跟着女主角,回到那个遥远的年代,让时光重现那一段虽然有着悲伤,但依然充满柔情和温暖的往事!

                           第一章
1999年五月二十日。香港国际机场。
“九点二十五分飞往美国洛杉矶的班机即将起飞,请尚未登机的旅客抓紧时间登机。”机场广播响起,欧阳雪看着机场入口,她想要见的那个人,始终没有来。心,似乎不是很痛,麻木了么?也许吧?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好。自嘲的笑笑,欧阳雪把手上的戒指摘下,扔进了身边的垃圾桶,关掉手机,拿着行李走进了登机口。林杰,再见!不,再也不见。从此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你自由了。
  她走的很绝决,没有看见身后那男人绝望而痛苦的脸,当然也看不见他捡起了那枚戒指,然后旁若无人哭的像个孩子。 “小雪,对不起,我是懦弱的。”林杰默默的靠坐在地上,脸上流着泪,嘴里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是的,他为了自己想要的,放弃了这个爱着他的女人。有些人,注定要错过。
  欧阳雪静静的坐在飞机上,突然就这样想起第一次和林杰坐飞机去日本旅行,那时候的她很害怕,她从小就有恐高症。那次,林杰一直握着她的手,十指紧扣间,欧阳雪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温柔体贴,那个时刻,她觉得自己很幸福。而如今,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他相伴,再也没有人可以握住她的手轻声告诉她不要害怕。也许,今后的她都只是一个人面对这种恐惧了吧?泪水悄悄滑落,欧阳雪闭上眼睛,不愿再想。
  推开小窗,欧阳雪看着窗外的白云,觉得自己像一只迷途鸟,不知归期,孤单而悲伤。这样的心情,不知到了美国会不会好一点?美国加洲有灿烂的阳光,还有她那住在圣芭芭拉的好朋友YOYO。想到YOYO,欧阳雪觉得心里轻松一点,这丫头和她从小就是玩伴,两人感情好的比亲姐妹还亲,这次去美国的提议也是YOYO主动提出的。也许换个环境,人会变的开心点吧?欧阳雪这样安慰着自己。她想要给自己疗伤,想要重新上路,她的人生,不可能只有爱情。

  美国。洛杉矶机场。
  欧阳雪推着行李,在人来来往中寻找着那个熟悉的娇小身影,两年不见了,还真的挺想她的呢。“小雪!”熟悉的声音传来,欧阳雪循声望去,看到了那个久违的人。她微笑着挥挥手,向YOYO走去。等走到YOYO面前,欧阳雪一声惊叹。这丫头两年未见,越发显的漂亮了。粉色衣裙,化着精致的淡妆,整个人像瓷娃娃般可爱。YOYO张开双臂,给了欧阳雪一个温暖的拥抱。“我们回家吧!”清甜可人的声音让欧阳雪放松不少,YOYO总有这种能力让她觉得平静。
  两人走出机场,坐了YOYO的那辆小车。“对了小雪,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好点儿了吗?从这儿到我家可是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呢!”“我好多了,别把我看的那么弱好不好?”YOYO笑了笑,打开后车箱,帮欧阳雪把行李放进去。“好,我们出发吧!”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欧阳雪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没有说话。YOYO望着朋友的侧脸,一阵心疼。“小雪,是不是累了?累了的话就闭上眼睛歇会儿吧,到了我叫你。”欧阳雪笑着摇摇头,说:“我还好。放些音乐来听听吧!”“碟子在那儿,你自己找吧!”欧阳雪伸手拉开抽屉,随意挑了一张碟,放入唱机中。强劲的节奏响起,是Michael Jackson的<Billy Jean>,欧阳雪诧异的挑挑眉,看着YOYO说:“我说,两年未见你的品味怎么变了那么多?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挺喜欢那些安静的曲风的么?”“人会变的嘛,Michael的歌在这儿可是超级受欢迎的哦!”
  看着YOYO一脸陶醉的样子,欧阳雪笑了。对于Michael Jackson的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她不是不知道,而且这里是美国,YOYO会喜欢他一点也不奇怪。欧阳雪有一次自己在朋友家看过他拍摄的MTV,MTV里,那有着修长双腿的男子跳着独属于Michael Jackson的,时而优雅时而狂野的舞步。也就是那一次,让欧阳雪记住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欧阳雪靠在椅背上,听着歌,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热热的,就好像,这加洲的阳光一般。她轻轻的跟着音乐哼着,任自己沉浸在那强烈的节奏中。她觉得很好奇,这个在台上狂野性感,带着点神秘气息,高贵的像个国王一般的男子,在台下,是什么样的人。但,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有接触吧?他是天王巨星,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她甚至不是他狂热Fans中的一员。
  有些事情,往往在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时候发生。欧阳雪不知道,在不久之后,她会在圣芭芭拉孤儿院见到那个男人,成为他的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陪他一起经历那些风风雨。
[ 此帖被月清泉在2010-09-30 16:5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夷光)
  •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1楼  发表于: 2009-12-11 12:57
    第二章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天气:晴。今天是我来到美国的第一个星期,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日子,阳光灿烂,自由自在。没有人认识我,走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看着那些陌生的建筑,陌生的人,我却觉得很舒服。我想,在心绪完全平复下来之前,我会一直在这里。会用我的笔记录下每日的点点滴滴,因为,我怕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全都忘掉。这本日记,便是回忆的证据!”
      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笔尖在纸上移动的“沙沙”声,欧阳雪坐在桌前,在那本随身带着的日记本上写着日记。这本日记本,已经记录了不少东西。独处时,欧阳雪喜欢随时在上面写下自己的想法和感觉。她喜欢这样做,就像自己和自己对话一样,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小雪,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YOYO的声音,欧阳雪合上日记本,起身打开门。只见YOYO手里拿着一个刚刚烤好的蛋糕,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哇,好香啊!特地为我做的?”“那当然。今天什么日子啊?你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经YOYO这么一提醒,欧阳雪才想起来今天确实是自己的生日,看来她的病情又加重了,居然连自己的生日都可以忘记。YOYO看欧阳雪的脸色有些不太对,拉着她的手走下楼。“快,别发呆,蛋糕凉了就不好吃了。”
      两人坐在客厅的小桌边,慢慢的吃着蛋糕。“YOYO,你还记得我们在大一那年,有一次我过生日,爸爸在家里请了很多人为我庆祝,可我却跑了出来。和你一起开着车到海边去,那天我们玩的好疯,喝了好多酒,我记得你还在海边唱歌来着。当时我笑疯了,没想到斯斯文文的你竟然可以这么不顾形象,后来回去之后我们都被家长给训了一顿!”听着欧阳雪回忆的那些往事,YOYO微微的笑着,那时候她们都那么快乐。
    “今天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哪里?”
    “孤儿院!”
    “去那里做什么?”
    “看一个孩子,他和你一样,今天生日。”
    欧阳雪点点头,两人收拾桌子,带上给孩子的礼物,驱车上路。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孤儿院门口。“圣芭芭拉孤儿院!”欧阳雪轻轻的念出那孤儿院的名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只有几秒钟,让人抓不住。她觉得有些奇怪,自己明明是第一次来这里,可为什么却觉得这家孤儿院有些熟悉呢?“小雪,你怎么了?”欧阳雪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和YOYO一起走了进去。她忽略了那小小的头痛,以为自己只是太累了。
      在小花园里,欧阳雪见到了那个和自己同一天生日的孩子,Gary。“Hi ,Gary,你还好吗?”YOYO抱着礼物,向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孩走去。“YOYO姐姐,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了。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YOYO把礼物放到男孩手中,他开心的笑了。“谢谢,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欧阳雪注意到男孩的脸色很苍白,苍白的让人担心。Gary望着她,好奇的问:“姐姐,她是谁?”“哦,对了,忘了跟你介绍。她叫Sara,是我的好朋友。和你一样,也是今天生日哦。”欧阳雪走到Gary面前,伸出手,握住了他的。“生日快乐,Gary!”“谢谢,你也一样。”那双小手很漂亮,修长而洁白,却有些冰凉。
    “YOYO,请你过来一下好吗?我想单独和你谈谈。”一位优雅的女士走过来,欧阳雪觉得她有些眼熟,似曾相识的感觉再次出现。女士望着欧阳雪,眼中有着一丝惊讶和喜悦,但转瞬即逝,快的让欧阳雪以为自己看错了。“小雪,你陪GARY聊聊好吗?我和Sophia离开一下,很快回来。”欧阳雪点点头,看着她们离开。她觉得头越来越痛,这种感觉很糟糕,使得她不得不在GARY面前的草地上坐下来,轻轻的揉着眉心。“姐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你的脸色很坏。”Gary担心的问着。“我没事,只是觉得有些头痛,一会儿就会好的。”
    Gary抬头望着天空,他的话并不多,是个安静的孩子。但欧阳雪却很喜欢他,觉得他像个小精灵,有着一颗聪明而敏感的心。天边掠过一只飞鸟,洁白的双翅在天际划过,有种梦幻般的感觉。“姐姐,你相信人总有一天可以飞上天空吗?”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欧阳雪有些反应不过来。Gary笑了,以一种超出他年龄的成熟说着:“人总是给自己太多的负担,以致于再也飞不起来,其实我们可以很轻松的飞翔,更快的抓住自己的梦想。我们的双翅,只是被隐藏起来了。”欧阳雪缓缓开口道:“我也很想飞,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是一只鸟,不受束缚,自由自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阳光照在软软的草地上,欧阳雪突然很想就这样躺下,在草地上仰望天空。就像她儿时经常做的那样,以一种孩子的心态。她觉得很奇妙,自己坐在孤儿院中,和一个孩子谈论着可能平时和同龄人都不会讨论的话题。欧阳雪觉得眼前的孩子就像一个哲学家,在慢慢的引导她思考一些以前从来不会思考的问题。孩子的心是透明的,他们眼中看到的世界,往往和成年人看到的不一样,他们看到的,是本质。
    “HI,你好啊,彼德潘先生。”Gary看着欧阳雪身后,温柔的笑开了。欧阳雪回过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正迈着优雅的步伐向他们走来,他的身后跟着另外一个男人,为他撑着伞。男子的面容清俊,那双眼睛被墨镜遮住了,但从他脸上的暖暖笑意可以猜出,墨镜后的那双眼睛,一定是温暖如春的。事实上,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欧阳雪就已经知道,她见到的人是谁。谁会被孩子们称作“彼德潘先生”?谁出门会撑着一把大伞,尽管天气并不热?谁会经常到孤儿院来看孩子们?在美国,答案只有一个。
      欧阳雪站起身,静静的看着他走近。跟在他身后的人看到她,开口想说些什么,男子摆摆手阻止了。“如果我打扰了你和这孩子的相处,我很抱歉。”他的声音很好听,轻柔的就像微风,让人着迷。“不,当然不。相信Gary很高兴看到你来。”男子显然对欧阳雪在面对自己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狂热而感到新鲜,并且高兴,因为她看到他露出了孩子一样的笑容,这让她的心,也小小的雀跃了一下。
    他蹲下来,和Gary说着话。声音很轻,很柔,就像在说悄悄话一般,带着一种催眠的感觉,让人很容易就安静下来。欧阳雪站在一边,看着他自然而宠溺的捏捏Gary的鼻子,嘴角不禁微微扬起。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这样的动作,他经常做吧?他一定是个很好的父亲。她甚可以想像他和两个孩子在一起时的情景,一定非常美好 。
       不知Gary和他耳语了什么,逗的他笑出了声。欧阳雪看着这个男子完美的侧脸和灿烂的笑容,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他的笑声很容易感染人。曾经有个也喜欢他的朋友对欧阳雪这样说:“Michael笑起来就像一个孩子。”的确是这样呢。欧阳雪就这样,享受着和他在一起的小小快乐。虽然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却似乎已经认识很久。
      “Sara,生日快乐!”欧阳雪愣了一下。他在跟她说生日快乐么?“我听Gary说你和他同一天生日。Happy Birthday!”    他看出了她的迷茫,解释道。她笑了,心里有小小的快乐,还有一种小小的骄傲。“谢谢。”没有过多的语言,但她相信他懂。跟在他身边的人对他轻声说了什么,他抬起头,充满歉意的说:“对不起,我想我该走了。Gary,我们下星期三见咯。”Gary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OK。”他对欧阳雪伸出手,说:“很高兴认识你。”她微笑回应。“我也是。相信我的朋友会很羡慕我,因为你跟我说了‘生日快乐’”不知为什么,她很想逗逗他,因为想看他笑。他的笑容,是她最好的生日礼物。
      他低下头,轻轻的笑了。然后,离开!和他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欧阳雪闻到了他衬衣上的那甜甜的味道,很舒服,令人愉快。就像阳光青草的味道,清新恬淡!
      这真是一次美妙的相遇,欧阳雪笑着想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夷光)
  •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2楼  发表于: 2009-12-13 09:31

     回 2楼(shrinesun) 的帖子

    呵呵。。。。这点暂时保密,看下去就知道了咯。留点念想,才有趣嘛~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3楼  发表于: 2009-12-13 20:43
    好吧,我来更文了。

                              第三章
    “什么,你说你见到了Michael?Michael Jackson?而且是在孤儿院见到的?”YOYO望着欧阳雪,不可置信的问道,欧阳雪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点点头。再看了一眼惊讶的朋友,恶作剧似的微微一笑,说:“他果然比电视上的帅气多了呢,他还跟我说了‘生日快乐’哦!”话还没说完,YOYO已经扑了上去,佯装生气的掐着她的脖子。“你居然回到家才告诉我,天知道我想要他的签名想了多久,哦天啊!我居然错过了。你怎么没要他的签名?”欧阳雪“咯咯”的笑着,抱着YOYO说:“因为我并不是他的歌迷啊,再说了,他是来看Gary的,并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吧?而且他在那儿呆了没多久就走了,好像有急事的样子。”

    YOYO泄气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说:“好可惜,那么难得的一次机会居然被我错过了。也就只有你见到他能那么淡定,换了其他人还不早就扑上去了啊。嘿,他真人是不是更帅?他很绅士吧?@#$$%6^&*”(省略数千字)欧阳雪看着YOYO一脸花痴的样子,忍不住取笑她道:“美女,你这个样子让那些仰慕你的人看到他们会哭的。”“切,他们算什么?”“不算什么吗?那之前你为了那个什么。。。。Calvin还是Prince?管他是什么,你为了那人还哭了几天呢。”“臭丫头,居然敢埋汰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在沙发上闹成一团,像两个还未长大的小女孩,也只有在YOYO面前,欧阳雪才不再掩饰自己。“好了,不闹了,我有事情要问你。Gary他。。。是什么病啊?怎么要坐轮椅那么严重?我看他脸色好像很苍白的样子。”YOYO叹了口气,说:“小家伙挺可怜的,很小的时候就被妈妈抛弃了,好像听说是因为他的病。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心肌炎很好治的嘛,只要及时发现要痊愈并不难。现在却不是那么好治了,医生说拖的太久对Gary的影响会很大,要及时动手术。可现在根本找不到他的家人,就算找的到也没用。”

    欧阳雪沉默了,她想到了自己,觉得自己也算幸运。虽然从小母亲就不在身边,但她还有外公,还有爸爸,以及那么多亲戚朋友的照顾,生活虽不能说一帆风顺,却比其他人好很多。只是,欧阳雪偶尔还是会想起自己的母亲,也曾恨过她,恨她为什么当初丢下自己和爸爸一走了之。记得小的时候,当欧阳雪看着那些小朋友的妈妈来接他们放学其乐融融的场面时,她会自己偷偷躲起来哭,但是欧阳雪不会去问爸爸或者外公她的母亲到底去了哪里,因为她知道不会有答案。也许,母亲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小雪,别想那么多了,早点睡吧。”YOYO拍拍欧阳雪的肩膀,安慰着。她知道自己的话让这个敏感的朋友想起了那些不愿记起的往事,她觉得很矛盾。当一个人无意中知道真相,却又不可以说出来的时候,是最痛苦的。YOYO不知道应不应告诉欧阳雪她找了十多年的母亲依然在人世,而且就在美国的某一个地方。如果说出来,YOYO不敢想像那样对欧阳雪的影响有多大;不说出来,难道就这样一直瞒着吗?有些事情,不是不去想就可以过去的。怎么办呢?好烦哦!“唉 ~!”长叹一口气,YOYO站起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丫头又疯了,好好的叹什么气。”欧阳雪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微笑着摇摇头,也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欧阳雪坐在桌前,托着腮,回想着今天下午见到Michael的情景,就像童话一般。她拿出铅笔,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勾勒出那迷人的脸庞,然后把这些变成一幅画。从小欧阳雪就喜欢画画,而且画的还不错,她觉得画画与写作一样,是排遣孤独的方式。看着纸上的画,欧阳雪微微的笑了,她自问画画水平并不差,却怎么也画不出那个人眼睛的神韵。把自己扔在床上,欧阳雪望着天花板,月光从窗口照进来,她觉得自己的心慢慢的温柔起来。不知道他在独处的时候,会做什么呢?弹琴?还是写作?又或者,读圣经?她记得他是一个基督徒,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他是一个很神奇的男人,能让那些未曾见过他的人,相信他所做的一切,坚信他的美好。记得九三年那件几乎震惊全世界的案件发生之后,欧阳雪的一个同学曾咬牙切齿的对她说:“我真想把那伤害他的人干掉,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那个检察官是白痴吗?”而平时,那女孩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欧阳雪当时并不明白那女孩有这样的变化,现在,她明白了。这样一个温柔完美的男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使人产生任何不好的联想,更别说那件肮脏的事情。怎么可能呢?他只是爱孩子而已,而这世界却把他描绘成一个不可饶恕的恶魔。人们总喜欢猎奇,小报写什么,他们就信什么,至于对与错,似乎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黑白颠倒的世界,却能得到这样一个完美男人的眷顾,是这个世界的幸运呢?还是他的不幸?当仁慈的上帝在云端看着他亲爱的儿子受伤,哭泣,却依旧想要拯救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时,他又做何感想呢?

    欧阳雪觉得今晚自己想的有些太多了,她有些疲惫。望着窗外的月光,调皮的眨眨眼睛,轻声说了句:“Michael ,晚安!愿你好梦。”闭上眼睛,任自己沉入甜美的梦乡。桌面上,画纸上的人正淡淡的微笑着,在月光的映照下显的神圣而美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夷光)
  •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4楼  发表于: 2009-12-13 20:44
                                                               第四章
      “小雪,我今晚约了人,不能回来陪你吃饭了。抱歉!”看着粉红信笺上清秀的字迹,欧阳雪笑了笑。YOYO这丫头估计又跟谁在热恋中吧?这次的男主角又是谁呢?不管是谁,希望她的这段恋情可以维持的久一点儿。望着窗外那灿烂的阳光,欧阳雪觉得心情很不错,她上楼换了件衣服,骑上脚踏车,出门去了。

    圣芭芭拉,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镇。这小镇仿佛有种魔力,让来到这里的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身心,暂时忘记那些烦恼的事情。在这里,你可以坐在某间小巧的咖啡店里,喝着香浓的咖啡,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什么事情也不想,什么事情也不做;你也可以一整天的漫步在温暖的阳光下,和那些牵着狗狗的漂亮姑娘们打招呼,轻松自在。这就是圣芭芭拉,一个温暖的让人留连忘返的小镇。

    欧阳雪骑着脚踏车,轻轻的哼着歌,漫无目的的逛着。在她身后不远,一辆黑色的轿车正悄无声息的跟着她,车里的男人快速的按着快门,把女孩的一举一动都摄入了镜头中。然后,再下一个路口,迅速的掉头离开。对这一切,欧阳雪一无所知,她现在要到书店去给Gary买书。上次在孤儿院,她就答应了那个可爱的小家伙,下次见面时要送他《小飞侠》。欧阳雪并不太喜欢这个童话,她觉得这个童话其实并不美好,但,那孩子喜欢就够了。潜意识里,欧阳雪不自觉的把Gary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她想让他开心。

    来到书店门口,欧阳雪推门走了进去。老板正对着一本书在研究着什么,听到动静,只是抬起头看了看,又低下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欧阳雪挑了自己想要的书,靠在书架边,随意的翻看着。书店里没什么人,放着轻音乐,让人很放松。

    “叮铃铃。。。”门上的铃铛响起,一个男人走了进来,风吹起,淡淡的蔷薇花香味让欧阳雪抬起了头。天气并不冷,那男人却披着件风衣,一副很普通的平光镜,却无法掩盖他那双眼睛的美丽。他看见欧阳雪,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副惊讶且开心的表情,这让欧阳雪有种错觉,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个巨型的婴儿。是的!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巨型婴儿。好吧,她知道这种感觉很好笑,但就是这样。

    “嘿,SARA,你好啊!”眼前的男人露出了可爱的微笑,对欧阳雪轻声的打着招呼。老板抬起头,盯着这个出现在他书店的男人,几秒钟之后,他张了张嘴,诧异的想要说什么。老天,他没看错吧?那个男人。。。。。。怎么那么像迈克尔杰克逊?还是他眼花了?欧阳雪看着老板的表情,再看看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无奈。看来这一天注定不会太平静哦。

    “先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的,你没有看错。不过,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声张?因为,天王也是需要有私人空间的。我想你明白,对吧?”欧阳雪轻轻的开了口。她不想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失望,他只是想像普通人一样自由的逛逛街,仅此而已。那么,这个并不高的要求,她还是可以满足他的吧?只是,还需要做一些安排,让他有一个自由自在的下午。

    老先生愣了一下,随即了然,微笑着点点头,从桌子上拿出一本书,对Michael说:“杰克逊先生,我无意冒犯,只是没想到您会来到这小小的书店。能否请您为我签个名,就在这本书上面,我的小孙女很喜欢您。”迈克尔笑了,接过笔,欣然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很高兴您的孙女会喜欢我,God bless her!”

    望着绅士温柔的迈克尔,欧阳雪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拥有他,那么多人想要保护他;同时又有那么多的人想要伤害他。因为这个男人太优秀,太纯真,也太善良,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一个人,他把全世界的人都看成是好人,哪怕他们当中的有些人曾经深深的伤害过他。爱他的人,极爱,恨不得能把全世界都送给他;恨他的人,极恨,因他们害怕他的优秀。尤其是在这个种族歧视极严重的国家,白人高贵,而黑人永远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迈克尔那高贵无比的心,又能承受多少次伤害?欧阳雪望着这个男人,思绪早已不知飞向何方。

    迈克尔侧过头,见欧阳雪静静的望着他,也不说话,觉得有些窘,脸不自觉的就红了。他知道自己对女性的吸引力,但,现在要做的事情似乎不是发呆。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他用温柔的声音唤道:“Sara,你还好吗?”欧阳雪一惊,回过神来:“对不起,我只是偶尔想到一些事情。先生,如果不介意,可否与我到一个地方去?我想那儿是安全的。”“你可以叫我Michael。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迈克尔望着眼前的女孩笑了,他喜欢这个有些冷漠的中国女孩,冷漠也许只是她的表面,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欧阳雪拿出钱包,付了账之后,和迈克尔一起走出了书店。她有些担心,身边的男人不是普通人,他是迈克尔杰克逊。而他今天几乎没有乔装,只用风衣遮住了那小小的脸庞,若被人发现,会引起混乱。他的身边没有保镖,她害怕他受到伤害。欧阳雪拉了拉迈克尔的衣袖,示意他加快脚步。两人转过一条小巷,来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店前。“Sara,这里好漂亮,好有中国风的感觉啊!”迈克尔眨着那双大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欧阳雪有些无语,这人完全没有一点危机感么?这副打扮还敢一个人跑到这里,也不怕被人认出来,而且居然还随便相信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孩儿,他真是太没戒心了。

    无奈的摇摇头,欧阳雪轻轻的推了一下迈克尔,说:“Michael,进去吧。”两人一起走进小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轻轻飘散,店里很安静,现在没有客人,只有那美丽的女子坐在沙发上,身边卧着一只雪白的猫儿。看到两人走进来,女子优雅的站起。“小雪,怎么今天有空过来看我?”她的眼光似有若无的向迈克尔身上一扫而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欧阳雪像是被看透了心思,脸红了一下。“Michael,你先坐一会儿。”迈克尔点点头,挑了一张沙发,坐了下来。

    “姐姐,能否请你暂时关闭咖啡店。我知道这个要求很无礼,只是。。。。”望着欧阳雪着急的样子,女子明白了什么,她望了望坐在一边低着头的迈克尔,轻轻的点点头。她知道他是谁,而眼前的小妹妹很显然已经被他迷住了。也对,谁能不喜欢他呢?尤其是在美国。女子不动声色的走到门口,把那块小牌子翻了过来。

    就在她们说话的时候,那只雪白的猫儿已经跳上了迈克尔的膝头,此时正享受着那双手带给它的舒适和满足。

    “真是一只会享受的猫,瑟琳娜,你已经把我抛弃了么?”美丽女子端着一壶茶走过来,戏谑的对着那只雪白的猫儿说道。猫儿似听懂了,“噌”的一下从迈克尔身上跳下来,跑到女子身边,用小脑袋亲昵的蹭着她的腿。迈克尔轻轻的笑了,女子放下茶,有礼的说:“这是菊花茶,你们慢用,有什么需要,叫我一声就好。”说完,优雅的转身离开。

    欧阳雪倒了一杯茶,送到迈克尔面前。“试试看这茶的味道如何,这是菊花茶,有宁神的功效。”“中国的茶吗?”欧阳雪笑着点点头,迈克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很不错!”看着他孩子一般的表情,欧阳雪觉得很享受,连平时不太爱喝的菊花茶,都变的甜甜的。“真不好意思,我只能把你带到这儿来。美国我不熟悉,这店的老板娘和我都是香港人,之前认识了她,我偶尔也会来这儿坐坐。”也许是看出了欧阳雪的不安,迈克尔做了个安抚的手势。“这儿很好,我很喜欢。毕竟在这儿不会有人朝我尖叫,我可以安静的呆一个下午。”

    上天给了他才华,给了他万人的爱,却让他失去了自由。这就是等价交换法则么?是否太残忍?随手拿了个抱枕,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欧阳雪轻轻的问道:“Michael,你幸福吗?会后悔吗?”“我不后悔,虽然偶尔会觉得孤单,但歌迷们的爱给我力量。他们从没抛弃我,我爱他们!”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让欧阳雪眼眶有些发热,有些想哭。她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变的特别感性。一时间,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茶。

    坐在桌子边算着塔罗牌的女子望着对坐的两人,轻抚着身边的猫儿,似在自言自语。“有些事情,总是不尽如人意。动心的那一个,往往伤的也最深。”猫儿“瞄呜”了一声,一双碧蓝色的大眼睛望着主人,似懂非懂。抱起猫儿,女子美丽双眸中掠过一丝莫名的悲伤,转瞬即逝。

    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转眼已是下午五点钟,夕阳透过窗口照进来,欧阳雪望着迈克尔,觉得他有种神圣的感觉,好美,却又好不真实。拉回自己的思绪,她说:“Michael,你是不是该回家了?”迈克尔回头一笑,轻轻叹息着:“是啊,我是该回家了。宝贝们在等着我呢!今天我过的很开心,谢谢你!”“代我向你可爱的宝贝们问好!”

    很快,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门口,迈克尔站起身,对着欧阳雪张开双臂。她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的靠在迈克尔怀中。淡淡的花香,让人沉醉,他的怀抱,很温暖,很让人留恋。就这样静静的拥抱了五分钟,欧阳雪直起身,微笑着说:“再不回去就太晚咯!我们下次还有机会再见面的不是吗?我可以去你的梦幻庄园吗?Gary一直在跟我说那儿有多美,很想去见识一下呢~”“当然,随时欢迎!”“那,再见咯!”

    迈克尔跟着保镖出门,上了那辆小轿车,隔着窗口对着欧阳雪挥了挥手。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欧阳雪突然觉得有些累,回到小店,靠着沙发,呆呆的想着什么。女子轻轻走过去,把她拥在怀中,温柔的道:“在想什么?”“没有,只是有些累了。姐姐,我来这里,是正确的吗?”女子宠溺着更搂紧了怀中的女孩,带着淡淡的笑意回答道:“你觉得开心就好。”开心吗?自然是开心的。可,为什么看着他离开,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痛呢?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轻叹一口气,欧阳雪不再去想,闭上双眼,靠在身后那个温软的怀中,沉沉睡去。女子望着欧阳雪美丽的脸庞,轻轻在她唇边吻了一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有些事情,旁人无法帮忙;有些痛苦,只能自己品尝。若甘之如饴,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体验?

    第五章
      LA。Cecil Hotel。

    “小姐,请这边走,欧阳先生在那间房等你。”欧阳雪点点头,跟着服务生走在酒店的走廊上。两天前,她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来美国处理一些事情,约了她今天在这儿吃饭。两个星期不见父亲,欧阳雪还真有点想念,从小受父亲宠爱的她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只要父亲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以前是,现在依然如此。

    来到房门前,服务生恭敬的敲了敲门。“请进!”服务生打开门,欧阳雪走了进去。“爹地!”男子微笑颔首,站起身,走过去给了欧阳雪一个拥抱。他是香港著名珠宝设计师欧阳昌平,ANE珠宝集团的CEO。短短几年间,集团的业务已扩展到海外,这次他来美国视察分公司的情况,顺便来看看欧阳雪。

    “爹地,我好想你。”虽然只有两个星期不见父亲,但欧阳雪还是想念,毕竟从小自己就没有离开过父亲超过一个星期,哪怕去旅游,也是父亲带着。每次去父亲公司玩的时候,公司的人都羡慕的说:“小雪真是最漂亮的小公主!”是的,她是父亲的公主,备受呵护的公主。

    欧阳昌平笑着拍拍女儿的肩膀,拉着她的手走到餐桌旁。“饿了吧?我让服务生上菜,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菜。多吃点,看你都瘦了。”欧阳雪低头笑着,在父亲身边,她觉得很安心。“小雪,爹地有礼物送你。”欧阳昌平拿出一个包装好了的盒子,递给欧阳雪。 “是什么啊?”“拆开来看看就知道了。”欧阳雪拆开包装,惊喜的抬起头。那是她喜欢的艺人LESLIE的最新专辑《陪你倒数》,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签名。看着女儿开心的笑容,欧阳昌平觉得几天来的疲惫一扫而光,轻声问道:“喜欢吗?爹地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托人买到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专辑在香港有多难买,几乎一发售就卖到没货。”“当然喜欢啊。爹地,谢谢你!”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两父女一边吃,一边聊着天。“来到美国两个星期了,感觉怎么样?住在YOYO那儿习惯吗?”“挺好的,圣芭芭拉给人的感觉是个充满阳光的小镇,住在那儿很舒服,空气又清新。我觉得这阵子自己开心了很多,而且我还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小朋友。”欧阳昌平好奇的问道:“哦?是谁呢?”“上个星期我和YOYO去圣芭芭拉孤儿院时认识的,他叫Gary,很可爱的孩子。不过他生病了,身体不好,我有空时就会去看他。”欧阳雪边吃边说,没有留意到父亲听到圣芭芭拉孤儿院的名字时切牛排的手停顿了一下。“是吗?孤儿院啊。那孩子的父母,都没有去找他么?”“他没有父亲,母亲在他两岁时抛弃了他,所以他只能呆在圣芭芭拉孤儿院。这孩子还算幸运,有好心人帮他。”欧阳昌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笑笑说:“是吗?那很好啊。对了,外公还让我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香港。”“我还不知道呢,外公不是说不逼我继承家业了么?怎么又?”欧阳雪不情愿的皱了皱眉,她实在对那个严肃而古板的外公喜欢不起来,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仇人,简直莫名其妙。

    觉察到欧阳雪的不快,欧阳昌平安抚地说:“外公不是催你回去,只是他担心你,怕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你。”欧阳雪撇撇嘴,淡淡的说:“我想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我打算在美国完成我下一部书的前半部分,所以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回香港吧。爹地,我长大了,你们就别太担心我了。倒是你要小心身体,美国分公司这边就交给STEVEN去忙嘛,你何必亲自跑过来呢?倒时差很辛苦的。”女儿的关心让欧阳昌平觉得很温暖,他笑着回答说:“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处理的时候,就必需自己处理,何况爹地习惯了这种生活。你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就行了。”欧阳雪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吃完饭,父女二人一起走出酒店,欧阳昌平对女儿说:“爹地下午有个会要开,不能陪你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YOYO家吧,我叫STEVEN过来接我去公司。” “爹地,要注意休息啊。我先走了,BYE BYE!”欧阳昌平看着车子离开,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STEVEN,我现在在Cecil Hotel,你过来接我吧!还有,把想要收购我们分公司的那个集团的资料给我收集一份,我要看看他们是何方神圣。”挂了电话,欧阳昌平叹了一口气。洛杉矶,实在不适合他,他还能把事情瞒多久?一辈子吗?小雪早晚会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到那时她又如何面对呢?也许过两天,他要去见一下Sophia。

    十分钟之后,STEVEN的车停在了酒店门口,欧阳昌平坐上车。“董事会的人已经到齐了,正在公司等你。”“资料呢?”STEVEN递过一个文件夹,说:“对方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说实在的也奇怪,这家公司实力并不强大,我实在想不通他们怎么能吃的下。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欧阳昌平打开文件夹,看着对手的资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对方如此有信心。只是,她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公司感兴趣?欧阳昌平想不明白。

    回到公司,董事会的成员们早已坐在会议室里,正焦急的等待着。一见到欧阳昌平,他们就七嘴八舌的吵闹起来,像一群聒噪不已的鹦鹉,这让他烦不胜烦,却只能忍耐着继续听下去。散会之后,欧阳昌平留下了STEVEN。“STEVEN,最近公司的财务状况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差么?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有人对我说了谎。”望着欧阳昌平越来越阴沉的脸,STEVEN不敢开口。“说吧,到了现在没必要瞒我了。你也跟了我那么多年,还不清楚我的性格么?为什么也瞒着我?ANE分公司出了那么多问题,如果早点解决也许还可以避免被收购,可现在你让我怎么做?”“对不起!”面对这样的责备,STEVEN一句话也说不出来。“STEVEN,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看着STEVEN反常的举动,欧阳昌平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别逼我说,你知道我不想说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说的。”

    欧阳昌平忍住心底的愤怒和不解,深吸一口气,好半晌才开口道:“那好吧,这件事情我先不追究,你替我约见他们的CEO,今晚八点在Cecil Hotel见面。”“是,我知道了。”STEVEN如获大赦般离开了办公室。


    晚上八点。欧阳昌平坐在酒店的VIP客房中,静静的等待着那个女子的到来。“先生,虞小姐到了。”话音未落,一个穿紫色晚礼服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淡淡的笑容,高贵而美丽。虽已人到中年,却依然风华不减。“昌平,我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女子柔柔的开口,声音清亮细腻,让人心醉。欧阳昌平走过去,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开玩笑的说:“你想见我还不容易吗?何必用这种方式?我都差点手忙脚乱了。”“其实我也不一定要收购ANE,不过,你们分公司财务上不是已经出了问题么?而且据我所知根本无法支撑下去,我以为你知道。”望着虞苇庭询问的眼神,欧阳昌平无奈的摇摇头,苦笑着坐在她对面。“看来我这个大老板当的不太称职啊,连外人都知道我的分公司出了问题,可我却不知道,被人瞒的死死的。算了,今晚先不谈这个,纯粹只是约你出来吃个饭。毕竟,我们好像有十年不见了吧?”

    虞苇庭点点头,感叹着说道:“是啊,那么快就十年了。我爹地他,还好吗?他一定还没有原谅我吧?还有小雪,我好想她。”提到小雪,欧阳昌平温柔的笑了。“她很好,现在是作家。已经出了好几本书了呢!事实上,我今天中午刚刚见过她,不过她现在回了圣芭芭拉,她说要在那儿完成下一本书的上半部分。”“是吗?那就好。她过的好,我就放心了。这样我的内疚也就可以减轻一点!”看着女子悲伤的容颜,欧阳昌平有些不忍,但还是说了出来。“你就不想见她,然后告诉她真相?你打算瞒她一辈子?如果让她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父亲,你让她如何接受?是,这么多年来我视她如已出,可她有权利知道真相啊。”“昌平,我明白。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她,我的确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唉!我不是逼你,只是不想看到你痛苦。”

    虞苇庭望着眼前的男人,心里一阵疼痛。她和他,始终无法在一起,爱的再深,始终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她只好把自己最宝贝的女儿托负给他,因她知道这个男人会照顾好这个小宝贝。她注定要负他一生,只有下辈子再来还。“昌平,对不起。”她在心里轻轻的说着。

    而他们不知道,当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一封装着照片的信被放在了虞苇庭家中书房的桌子上,那里面,是欧阳雪的照片。“照片收到了,钱我明天汇到你的帐上。”挂上电话,男子拿出信封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着,嘴角擒着冷酷的笑容。“虞苇庭,这是你的女儿么?哦不,她当然也是我的女儿。还真是个漂亮的小美人儿啊!”照片里的欧阳雪笑容灿烂,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让人着迷!

    有些阴谋,正在悄悄展开。在人们看不到的黑暗角落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7(夷光)
  •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楼  发表于: 2009-12-13 20:53
    一下更新五章,亲爱的你们,慢慢看吧,嘿嘿!还有,这文我打算三天更一次,并绝不食言。再难也要写出来。这次我是动真格的了。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6楼  发表于: 2009-12-16 21:47
     第六章
    NEVERLAND。早上十点。
    “MICHAEL,该起床了,你的那些小宝贝们今天不是要来这儿玩么?你是不是要准备些什么呢?”伊丽莎白轻轻敲门,用一种哄小孩的方式对里面还在睡着的Michael说话。这家伙,一旦睡着了就很难把他叫醒,昨晚一定又很晚睡了吧?她无奈的摇摇头。“伊丽莎白,Michael还没起床么?”一个有着金黄色头发的大男孩跑过来问道,他是麦考利库尔金。“是啊,我怎么叫他就是不起来呢,怎么办呢?”麦考利坏坏的一笑,朝伊丽莎白眨眨眼睛,然后对着大门喊道:“Michael,我数三声,你再不起来,我就要把你的KFC鸡脯和巧克力糖霜蛋糕吃掉。ONE,TWO。。。”还没数到三,门被打开了,只见Michael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气极败坏的对着麦考利大喊:“不可以,你昨天已经吃了。”麦考利哈哈大笑着跑开了,伊丽莎白揉揉Michael的头发,宠爱的说:“亲爱的,快去洗漱,我想孤儿院的那群小宝贝们快到了,你不想让他们看到你这副模样吧?”Michael撅着小嘴,在伊丽莎白脸上亲了一下,回头走进浴室洗漱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你得帮我看着那小鬼,别让他把蛋糕和鸡脯吃了。”
      伊丽莎白哭笑不得,这个长不大的孩子啊。认识Michael那么多年了,他的性格一直都没有改变过,还是那个心理滞留在12岁的大男孩,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怕孤单。所以她才那么疼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这种奇妙的感情,外人无法明白吧。伊丽莎白想起九三年自己给Michael过圣诞节时的情景,那是他过的第一个圣诞节。那天,她把整个房子都布置了一番,然后把送给Michael的礼物准备好,再去叫那个贪睡的小懒猪起床。当Michael拿到那件红色的毛衣时,惊喜而快乐的表情让人看了好想好好疼爱他,这小傻瓜后来还跑到洗手间哭了一场呢。不过转眼间,他又和麦考利他们在牧场上玩起了超级水枪,边跑边笑。这就是Michael,一个大孩子。“伊丽莎白,快过来!”麦考利的声音传来,伊丽莎白皱了皱眉头,这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她生活在一群孩子中间。呵呵!不过这样也好,心态会一直年轻。“我来了!Michael,你可要快点儿咯!”说完,她向大厅走去。
      正当Neverland里的人为圣芭芭拉孤儿院小朋友的到来而做着准备的时候,派去接孩子们的车正行驶在路上。欧阳雪也在其中,这是她第一次去Neverland,望着坐在身边一脸兴奋的Gary,欧阳雪戏谑的说:“又不是第一次去了,怎么还那么兴奋啊?”“无论去多少次,那儿都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你不知道Neverland有多美。噢,我简直形容不出来,呆会儿你就知道了,还有,我想说, Neverland有个规矩,是Michael定下来的。就是,凡是到庄园去的人都得被弄湿。”Gary一脸坏笑的望着欧阳雪,她开始无语,不过,那的确比较像是那个孩子般的大男人所定下来的规矩。
      二十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了Neverland,大门缓缓开启,一个梦幻的世界在眼前展现。欧阳雪好奇的望着周围的一切,童话般的小房子散落在四周,还有巨大的摩天轮,好多好多的游乐设施,噢!那是什么?大象吗?欧阳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爹地带自己到游乐场和动物园,这里的一切和她儿时看到的那些并没有区别。“怎么样?很神奇吧?我已经等不及要见到他们了。”Gary脸上放光的说着,整个人显的精神奕奕,也对,在这个梦幻庄园里,所有人都会找回他们久违的童年。
      由于Gary行动不太方便,司机帮助他下了车,欧阳雪拿起座位上的毯子,盖在了他的腿上。“Sara,你要小心咯,说不定哪里就会突然飞出一个水球来。HEY HEY HEY~”听着Gary故意学着Michael的笑声,欧阳雪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抢白道:“拜托,要学也学的像点儿,你这样很怪耶。”Gary对着她做了个鬼脸,很是不服气。正在不远处和一群孩子玩闹的麦考利看到他们,对那群小鬼们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走了过来。“嘿,小子,你总算来了,我们等了好久。”“麦考利,Michael呢?怎么不见他啊?他不是还在睡觉吧?”“半个小时以前他是还在睡,不过当我告诉他如果他再不起来我就要吃掉他的KFC鸡脯和巧克力糖霜蛋糕的时候,他就起来了。”
       麦考利抬起头,对欧阳雪绅士的鞠了一躬,说:“你好,初次见面,我是麦考利库尔金!”说着,拿起欧阳雪的手,轻轻的吻了一下。欧阳雪眨眨眼睛,觉得Michael的庄园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天堂,来到这里的人还会有幸见到很多明星,比如眼前的这个男孩。“很高兴认识你,我爸爸是你的影迷!”她微笑说道。小的时候,爹地总是给欧阳雪买好多好多影碟,其中就有《小鬼当家》,每次和爹地一起看,他们总是被里面那个可爱男孩的机灵鬼马逗的哈哈大笑,没想到今天可以在Michael的庄园里亲眼见到他。“谢谢!”麦考利微微的笑了,在那些漂亮的女生面前,他总是显的那么的绅士。
      欧阳雪刚想说什么,只见Michael从后面悄悄的走了过来,像只猫儿似的。对着她和Gary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走到麦考利身后,伸出手,狠狠的在他头上拍了一下。“OHCHI。。。。”麦考利回过头,望着那张笑的灿若春花的脸,却有一种想扁人的冲动。“麦考利,这是对你想吃掉KFC和蛋糕的小小惩罚。”被怒瞪的人笑的一脸灿烂,大眼睛一眨一眨,装作很无辜的样子,却像极了可爱的小狐狸。Gary在一边哈哈大笑,麦考利还想抗议什么,却被那群孩子拉走继续他们的水球大战去了。Michael对着麦考利的背影伸了伸舌头,回过头,对欧阳雪微笑着。“Sara,真高兴你能来。嘿,Gary,你好吗?”Gary笑容灿烂,大声回答道:“再好不过啦!”
      Michael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灯芯绒衣服,脚上没穿鞋,只穿着一对袜子,而且是两只不同颜色的袜子。精致的五官,大眼睛里满是笑意,温柔而绅士。上帝!他看上去美极了。欧阳雪在心底默默赞叹。“Well ,Sara,你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的话,那么。。。。这个给你!”说着,Michael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一把水枪,递给欧阳雪。怔怔的接过水枪,欧阳雪有些反应不过来,问了一个有些白痴的问题。“Michael,,这是什么?”“我们要打水仗啊,当然要用到水枪。这可是今年新出的款式,性能不错的!”某人显然没注意到欧阳雪越来越无语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好吧!打水仗,这真是一个好提议。欧阳雪在心底对自己说:你面对的不是一个天王巨星,而是一个小孩子 ,或者说是天王巨婴。那么他提出打水仗有什么稀奇的呢?
    “Sara,加油!Michael是全场最会跑的人,如果你能把他弄湿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Gary在一边“火上浇油”的说着,Michael佯装生气的轻敲了一下他的小脑袋,对欧阳雪挥挥手,说:“欢迎你加入我们。COME ON!”他对着那群正在等待着自己的孩子拍拍手,大声说:“IT‘S GAME TIME!”游戏开始了。欧阳雪发誓自己从没有玩过这么疯狂的游戏,她被几个孩子弄的一身都是水,然后举起水枪笑着朝他们反击。在游戏中,最会跑的Michael显然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欧阳雪和一个小女孩儿结成了联盟,准备把Michael弄湿,但总是失败,他真的太会躲了。“嘿,Sara ,小心身后。”麦考利大喊着,欧阳雪一个闪身,避开了水枪,回头一看,正是Michael.“噢不,麦考利,你作弊。”Michael没注意到,欧阳雪和小女孩已偷偷扔掉了水枪,拿起了最近的两个装满水的小桶,向他泼了过去。“OH NO!你们不能这样。。。我是个好人!”毫无防备的Michael被弄成了落汤鸡,别提有多狼狈了。
      看着这样的Michael,欧阳雪和孩子们笑成一团,麦考利更是笑的趴在了地上,欢声笑语让那本该寒冷的天气也变的温暖起来。 碧蓝的天空,温柔的风,还有青草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动人,也许Neverland本就是人间天堂,一个属于孩子们和那永远有着一颗童心的成年人的天堂,而Michael,是生活在人间的Peter Pan。他们在一起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天,在吃午饭的时候,欧阳雪见到了Michael的两个小宝贝:王子和巴黎。他们都很漂亮,尤其是巴黎,有着一双美的惊人的眸子,还有脸上与年龄不相符的严肃让她看起来就像个小小的哲学家,让人着迷。“她真漂亮,Michael~”“谢谢。”听到这样的赞赏,Michael脸上露出了快乐而自豪的笑容,倾国倾城。除了他们,欧阳雪还见到了伊丽莎白,这个她从小就喜欢的女子。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让同是女子的欧阳雪看了也不禁心动,她真不愧是好莱坞最美丽的女人。Michael为她们做了介绍,伊丽莎白用那双美的动人心魄的眼睛望着欧阳雪,微笑着说:“真是个漂亮的女孩,Michael,你的眼光不错。”这话一出口,Michael红了脸,害羞的表情让欧阳雪笑了,他,真的很可爱。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欧阳雪和Gary坐上了回圣芭芭拉的车,窗外的夜色很美,她的心,很快乐!“谢谢你,Michael,让我度过那么快乐的一天。”而在她身边的Gary,早已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欧阳雪笑着把他搂进了怀里,调整了姿势,让他睡的舒服一点。回到圣芭芭拉孤儿院,已是将近十点钟,欧阳雪看着修女们带着Gary走进大门,微笑着向他挥挥手,坐上了还在那儿等着她的汽车,回了家。
       那天晚上,欧阳雪做了一个很美丽的梦。她梦见自己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而且,永远也不会长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夷光)
  •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7楼  发表于: 2009-12-16 21:47
    这样的更文速度真是疯狂,太剌激了。偶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明天早上再想下面的。。。上帝,感谢你,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8楼  发表于: 2009-12-17 09:48

     回 12楼(数见钟情) 的帖子

    也许天使真的就是这样的吧./.....这文一开始我定的基调就是悲剧,好吧我承认我是后妈,但我会尽量不虐的那么厉害....因为虐的太厉害偶也会哭的.....上帝,今天又要想下面的了.我不会成为一个作家的,永远不会...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9楼  发表于: 2009-12-19 22:13

     Re:旧时记忆(十四楼更新至第七章)

    第七章
        下午三点。图书馆。
        圣芭芭拉镇的图书馆很小,没有多少人,很安静,在里面坐上一整天,会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欧阳雪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桌上放着一本书,一支笔,和一本本子。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欧阳雪却没有动笔,她写不出东西,思绪混乱,莫名的烦燥。没有人催稿,离交稿的日子还很远,可她却想尽快写完,好像一停下来,就不会再动笔了似的。
        欧阳雪调整着呼吸,让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只有静下心来才可以写出好的作品。她望向窗外的草地,一个小男孩正和一只金毛寻回犬玩耍,他亲昵的搂着狗狗的脖子,如此和谐的情景,美丽的就像一幅画,欧阳雪脸上渐渐浮现出柔美的笑容。她喜欢可爱的孩子,他们的眼眸纯净如水,就像来自天堂的天使。如果人永远也长不大那有多好,只可惜,那只存在于童话之中,所有人都要长大。
        拿起铅笔,在一张白纸上细细的勾勒着什么,不一会儿,纸上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小天使,正趴在云端上向着人间张望,可爱小脸上满是好奇和探究的神情。看着自己画的画,欧阳雪笑笑,都说画面能反映出人的内心世界,那么画着这幅画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呢?也许是下意识的追求一种宁静而平和的心情?谁知道呢。
        直到图书馆快关门的时候,欧阳雪才起身离开,她拿着要借的书走到前台做着登记,管理员是个可爱的老头,脸上总是带着让人心情愉快的微笑。他做好登记,把书递给欧阳雪,问了她一声好,便起身整理书架去了。嘴里还轻轻的哼着歌,似乎是一首很古老的歌谣,轻松而愉快。欧阳雪走出图书馆,一股冷风迎面扑来,她拢紧了围巾,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半个小时之后,欧阳雪回到了YOYO家,刚想拿钥匙,门却开了。“HI,你好!”一个金发的英俊男子对她微笑着。欧阳雪有些愣神,刚想开口,YOYO却从男子身后探出头来。“快进来啊,外面那么冷。”说着伸手把她拉了进去。
    厨房内。“怎么回事儿?我以为刚才走错门了。他是谁?”欧阳雪压低声音问着YOYO。“他叫ERIC,是我的合伙人。怎么了?”“哦,没有,我以为他是。。。。”“以为他是我男朋友?不,ERIC不会爱上我的,我们永远只能是朋友。”欧阳雪回过头,看了正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喝着红酒的ERIC一眼,他很俊秀,却美的有些不像人类。“嘿,你的合伙人该不会是个Vampire吧?哈哈”YOYO很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你小说看多了吧?想什么呢。帮我把晚餐拿出去!”欧阳雪笑着端着盘子走了出去。
    三人在一起吃晚餐的感觉真是奇怪,欧阳雪看着YOYO和ERIC聊着只有他们才听的懂的东西,觉得有些无聊。“小雪,ERIC和我明天要到洛杉矶去参加一个交流会,你和我一起去吧。”“为什么?这是你们的专业交流会啊,我去有什么用?难道还能在那儿找到灵感?”“不是,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在家无聊,再说了,伯父不是在洛杉矶么?你可以顺便去找他啊!”欧阳雪想了想,也对,可以顺便去找爹地,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吃完晚饭,ERIC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YOYO对他说了再见之后,轻轻的关上了门。见欧阳雪浅笑着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她,有些不自在的说:“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没有什么东西,不过我看的出来你很失望。怎么,你真的舍得放过这样一个帅哥?他看起来很不错。”“帅有什么用?我见过他男朋友,比他帅一百倍,美的简直不像人。唉!这是什么世道啊?居然连男人也会成为我的情敌,难道我真的要终老一生?”欧阳雪愣了一下,随即安慰道:“别这样,总会有个人在等你的,你可是打不败的YOYO啊!”YOYO笑着拍拍欧阳雪的手,抬头看着她。“小雪,你。。。还有想着林杰么?”欧阳雪皱皱眉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林杰?谁是林杰?我不记得了。”YOYO心跳了一下,看着朋友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小雪忘了他?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试探性的问道:“林杰你都不记得了?你以前爱的死去活来的那个男人啊。”欧阳雪嗤笑了一下,说:“我会为一个男人死去活来?你说的真的是我吗?不聊了,我洗澡去。”说着转身上了楼。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ERIC开着车准时来到了YOYO家,三个人一起启程去洛杉矶。“ERIC,资料都带齐了吗?我怕自己忘了什么,你知道平时这些事情都是你一手跟进的。”YOYO问正在开车的ERIC,他笑笑说:“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别紧张,不过是去参加一个交流会而已。”欧阳雪坐在后座,暗暗觉得好笑,这两人还真是可爱,在别人眼中他们就是一对情侣,只可惜有些事情永远也勉强不来。“对了ERCI,你们的会场离LA中央图书馆近吗?”ERIC回答说:“不会很远?怎么了?”“可否麻烦你先送我到那儿去,那儿离我爹地的公司很近,我想先到那儿去找些资料,然后再打电话让爹地去那儿接我就好。”“好的!”
       车子在洛杉矶中央图书馆门前停了下来,欧阳雪下车,对他们挥挥手,转身向图书馆走去。“ERIC,我很担心小雪,她的病情似乎加重了。”望着YOYO担忧的脸庞,ERIC挑了挑眉,说:“她的失忆症又犯了?”“嗯!昨晚我问她是不是还记着原来的男友,她居然一脸的冷漠。要知道,她可是爱他爱的死心塌地,可她昨晚一点反应都没有。。。ERIC,你说这样下去小雪会不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啊?”YOYO有些抓狂,她觉得帮不上朋友的忙,哪怕她是一个心理医生。ERIC安抚的拍了拍YOYO的肩膀,用低沉而柔和的声音稳定着她的情绪。“冷静,YOYO!你听我说,她的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治好的,如果一个人被伤的太深,她会选择性的去遗忘那段让自己觉得痛苦的往事,我想小雪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你是说,她只忘了林杰,而没有忘记我们?”看着YOYO有些傻乎乎的表情,ERIC笑了。“当然!她如果忘了你,还会住在你家么?”YOYO点点头,她觉得自己最近似乎变的很容易激动,情绪有些不受控制。“ERIC,交流会完了之后你帮我做一次催眠吧!”“好吧!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
      
       欧阳雪在图书馆内呆了一个多小时,看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她起身离开图书馆,拿出手机,边走边打电话。“爹地,我在LA中央图书馆,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也好,爹地刚刚开完会,在那儿等一下,我马上到。”欧阳雪收起电话,走下台阶,这时,一个男人跑上来,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碰翻了她手中的书。“对不起,我走的太急了。”他边说边帮欧阳雪捡着掉落在地上的书,欧阳雪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可又记不起来了。男人直起身,把书递给欧阳雪,却在四目相对的时候呆呆的愣住了。“对不起,先生,可以把书还给我吗?”她对这样的注视有些不满,径自拿过书,往前走去。“小雪,你。。。。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林杰啊。”欧阳雪回过头,淡淡一笑,冷冷的说:“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如果你要搭讪,可以找别人。”说完,转身离开了。男人望着欧阳雪离开的背影,想去追,却迈不动脚步。“看来你的小情人已经完全忘了你咯!”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一个红发美女高傲的走到男人的身边,轻蔑的说道。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脸的痛苦。“今晚要和爹地吃饭,你得装着开心点儿,至少别让爹地看出来我们貌合神离。七点准时来接我!”说完,她坐上那辆火红色的法拉利,绝尘而去。
       欧阳雪站在路边,等着爹地的车,身边有几个美女正热烈的讨论着什么,不远处,一辆小轿车正向这边开过来,速度很快。这时,一个黑衣男人悄悄的走到欧阳雪背后,狠命的推了她一把,毫无防备的欧阳雪被推倒在了马路上,而那辆小轿车,离她只有很近的距离,照速度来看根本不可能停下来,可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开车的人硬是以一种非常霸道的方式把车子停了下来,轮胎在地上拖出长长的一道痕迹。“我的天啊。。。”几个女孩现在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忙上去把欧阳雪扶起来,七嘴八舌的问道:“你还好吧?”惊魂未定的欧阳雪只是愣愣的摇摇头,就在刚才她感觉自己被一双手狠狠的推了一下,那力道根本不像是无意,而是故意。“对不起小姐,我没有想到你会突然冲出来,你还好吗?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谢谢,我没什么事。”欧阳雪抬起头,对上一双湛蓝的眸子,里面写满了担心。“我是帕特里克警官,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还有,你是怎么会突然跌到在马路中间的?”听到对方说自己是警察,欧阳雪稍微定了定神,说:“你可以叫我SARA,我是香港人。我不是突然跌到马路上的,就在刚才,有一个人从背后推了我一下,非常用力。”帕特里克听着欧阳雪的话,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会是谋杀吗?正在两人谈话的时候,欧阳昌平的车停在了他们身边。
       “爹地~”欧阳雪看到父亲,一直紧绷着的情绪才放松下来,竟发觉自己浑身发抖。欧阳昌平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忙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问:“怎么了?宝贝?”他看着站在一边的帕特里克,惊讶的道:“帕特里克?你怎么会在这儿?”“原来她是你女儿?我刚才开车时差点撞到她了。”“什么?”欧阳昌平不禁提高了声音。“爹地,帕特里克警官不是故意的,我刚才被人推了一下才会跌出马路~”“欧阳先生,我想我们需要做一下调查,可否请欧阳小姐跟我去一趟警局?”“好吧!不过我要和她一起去。”帕特里克点点头,上了自己的车子,欧阳昌平开车跟在后面。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因为用力,青筋隐隐显露。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帕特里克,欧阳雪会怎么样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害她?
        而在此时,一棵大树后面,那个黑衣男人正看着两辆车子远去的方向,诅咒着,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计划失败!”然后,快速的离开~

    新的一章奉上,没有迈迈,不过下章会出现。觉得这章写的好烂。碎碎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