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0楼  发表于: 2010-05-19 17:43
某人来更新了!

第二十三章
   天光微亮,整个圣芭芭拉小镇笼罩在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中。唐晓峰从睡梦中惊醒,抬腕看了看手表:早上七点半。他摇摇头,揉揉眼睛。摸着腰上的“沙漠之鹰”,想着昨晚惊险的一幕,在那人逃离的时候,自己手中的枪里其中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腿。那个人到底是谁?
  手机响起,唐晓峰接起。“爹地。”“你还在圣芭芭拉吗?守了一夜?”“是啊!我不确定那个杀手会不会再回来。爹地,你知道欧阳叔叔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吗?据我所知他并不常回美国的分公司,以前就算偶尔回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不是死人就是遇袭的。”唐明宇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守了一夜,你也累了,赶紧回来吧!”
  放下电话,唐晓峰望着前方那栋漂亮的小房子,心里想着,不知欧阳雪昨晚有没有睡着。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该是吓着了吧?现在这种被动的状态实在非常让人讨厌啊,似乎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是不是该把这事情告诉PARTICK呢?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警察,也不能成日守在她身边。
正在唐晓峰纠结于此事的时候,欧阳雪走出了小庭院,走到邮箱前,从里面拿出报纸。昨晚几乎一夜没睡,她心里很乱,很多事情要想。几乎到凌晨三四点才睡着,早上六点钟就醒了,眼睁睁的看着天花板再无法入睡。拿完了报纸,欧阳雪正想回房,回头看见唐晓峰的车子正停在不远处。她皱皱眉,这人,一夜没走么?走过去,敲了敲车窗。唐晓峰摇下车窗,看着欧阳雪,对她笑笑。“你。。。。一夜没走么?”“是啊!不过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确定是你是否安全,毕竟欧阳伯伯让我送你回来,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担当不起。好了,我现在要回去了,你自己小心!”
欧阳雪开口叫住了唐晓峰,她觉得,也许有些事情,这个男人会知道。“等一下,你可不可以送我去一个地方?”“当然可以!”她笑笑,点点头。“那,我回去换件衣服,你先等我一下。”看着欧阳雪离开,唐晓峰笑了,看来这一夜的守护没有白费啊。他打开收音机,跟着音乐哼起了歌。十分钟之后,欧阳雪坐在了唐晓峰身边。“去圣芭芭拉孤儿院,我会告诉你怎么走的。”“好的!”
  “昨晚谢谢你!”
  “任谁遇上那种事情,都会反抗的吧?更何况我之前还是做警察的,当然有责任保护市民安全。”恢谐的语气让欧阳雪有些放松,她靠在椅背上,问道:“有烟吗?”唐晓峰递过去一根七星,并为她点上。欧阳雪吸了一口,觉得有些不习惯,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卡碧。但烟的味道让欧阳雪镇定不少,她开始思考昨晚的问题。那个不明杀手,是上次推自己出马路的那个人么?那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冲着爸爸来的?自己刚来美国没几个月,照理说应该不会得罪什么人,那么是爸爸?可自己从来没听爸爸说过这些事情。。。。。乱!很乱!很多未知的事情,这让欧阳雪觉得有点疯狂。
  “对了,是过了这个十字路口往左转吗?”唐晓峰的声音把欧阳雪从思绪中拉回,她看了看路,点点头。“对,左转大概再走十分钟就到了。”欧阳雪对镜整理了一下自己,她可不能让院长和GARY看到自己这样一幅精神不振的模样,不然他们会担心的。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孤儿院门口。
  “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麻烦你了,唐先生。”唐晓峰耸耸肩,笑笑。“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那我先回洛杉矶了,啊对了。。”唐晓峰撕下一张纸,在纸上面写了一串号码,递给欧阳雪。“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我想你应该有问题要问我吧,我等你的电话。”说完,不等欧阳雪答话,便离开了。欧阳雪苦笑了一下,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一定会打电话给他啊?不过为什么刚才没有拒绝他递过来的纸条呢?是因为那双太过闪亮的眼睛吗?她摇摇头,把纸条随手放在了包里,转身走进了孤儿院。
   走在孤儿院,看着周围,欧阳雪心头掠过一丝异样的感觉。第一次的催眠中,她在自己的梦境里看到了这个孤儿院,还有院长SOPHIA,这使得欧阳雪再次踏进这里时,有着迷茫。“SOPHIA,你在我的记忆里,扮演着什么角色?你,又知道什么呢?”“SARA?”那声温柔的呼唤使得欧阳雪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Michael.。“Michael~!”下一秒,她被拥进了那个温暖的,带着青草气息的怀抱。“我好想你!”Michael搂紧怀中的女孩,许久都不曾放开。靠在他的怀中,欧阳雪觉得无比的安心,她静静的感受着Michael对自己的思念,微笑着回抱着他。“唔。。。。亲爱的,好女孩是不应该抽烟的!”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欧阳雪有些愣神,看着Michael有些责怪的眼神,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自己已经很少吸烟,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觉得不再需要。“你有心事?”Michael修长的手指抬起欧阳雪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欧阳雪摇头,微笑着拉着他的手。“我们不是来看GARY的么?等下再说我的事情吧!”“好吧,不过你不可以隐瞒我!”这个天然的家伙,有时候还真是敏感的要死啊。不过那关怀又霸道的语气让欧阳雪觉得心里很甜,本来也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只是不想他担心,他已经够忙的了。只不过,如果真的说出来,Michael会不会很担心?一定会的吧。
   就这样满怀心事的,欧阳雪牵着Michael的手走进了Gary的卧室,在那里,她看见了一个中年女子。“SARA,MICHAEL!”GARY看到他们,开心的笑了起来。“妈妈,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SARA姐姐。”妈妈?欧阳雪看着那个中年女子,她就是GARY的母亲?看来小家伙终于得偿所愿了?真应该恭喜他呢。她看向Michael,那双大眼睛里满是笑意。“JACKSON先生,一直未有机会向你亲自说声谢谢!”CELIA站起身,优雅的向MICHAEL鞠了一躬,MICHAEL微笑着。“GARY最大的心愿就是与您团聚,我只不过是帮他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而已!”
  “GARY,你还好吗?”欧阳雪走到床前,握着GARY的小手,关切的问着。“再好不过了!姐姐,你没睡好么?眼睛好红啊。”GARY望着欧阳雪,开口问道。“哦,没什么,可能昨晚太晚睡了而已,没事的!”她感觉到身后那道询问的目光,回头向MICHAEL微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MICHAEL皱皱眉,想说些什么,却没有开口,只浅浅笑了一下。
   和GARY聊了好一会儿,两人才离开,离开前,MICHAEL摸着GARY的头,有些歉意的说:“以后我可能不能常来了,因为我要筹备演唱会,你知道的,会很忙。但我一有时间就会来看你,我保证!”GARY笑着摇摇头,说:“不要紧的,你忙吧。”“GOOD BOY!”CELIA在一边说:“JACKSON先生,我们已经麻烦你太多了,请别再说这样的话。”她很感激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自己和GARY恐怕永远也不会再见面了。

   “好了,亲爱的,我该听听你的问题了。”Michael搂着欧阳雪,坐在花园里的长凳上。欧阳雪把头倚在他肩膀上,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害怕,已经足够冷静来诉说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Michael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他没有打断欧阳雪的讲述。终于,欧阳雪抬起了头,清亮的眸子看着他。“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Michael实在很担心欧阳雪,美国是个太疯狂的世界,她要怎么处理这些事情?“我打算直接去问爹地,把事情弄清楚,这样糊里糊涂的不知就里的感觉我实在很不喜欢。”听着欧阳雪的话,Michael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个简单有效的获得答案的好方法。“哦,对了,你刚才说的那位唐先生,若有机会我还真得亲自谢谢他,幸亏有他,你才没有出事。”欧阳雪噘着嘴,没有说话。Michael看着她难得露出小女儿的娇态,笑着捏捏她的脸。“怎么了宝贝?在想什么?”欧阳雪淡淡的说:“我不想欠他太多!”只那么一句话,便让Michael明白了欧阳雪的意思,他轻轻的吻了吻她。“亲爱的,我明白。”“你真的明白?”“那当然,我有那么笨么?”
   欧阳雪被Michael那孩子气的表情逗笑了,轻轻的打了他一下。“SARA,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不管什么时候。”严肃的语气,让欧阳雪心里一哽,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得认真的点点头。她会的,不管怎么样,她都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让他担心。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分别。“我得回去了,好好照顾自己。”欧阳雪笑笑。“我会的,放心吧!”看着Michael的车开远,欧阳雪抬手拦了一辆TAXI,说了地址,便静静的靠在沙发上。后天是第二次催眠,那时候,她又会在自己的梦境里,见到什么呢?“爹地,你到底有什么苦衷?连我也要隐瞒着?”

  Michael坐在车里,回想着欧阳雪刚才对自己说的话,眉头越皱越紧。到底是什么人,要对这样的一个柔弱的女子下手?“CARL,去做点事情!”Michael靠近Carl,耳语了几句。“知道了!”他双手交叉,修长的手指轻点,不管怎么样,不能让SARA出事!
唐晓峰开着车,拨通了手机。“DENIL,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事情找你帮忙!”“好,你过来吧,我在办公室等你!”“OK,等下见~!”他加快车速,一个小时之后,来到了DENILE工作的地方。抬手按了门铃,唐晓峰站在门外,耐心的等着。“嘿,你来了,快进来吧!”DENIL微笑着把唐晓峰让进了工作室,给他倒了一杯可乐。“你喜欢喝可乐的,我没记错吧?”“当然没有。对了,我有事情找你帮忙。”说完,唐晓峰把枪放在了桌子上,DENIL看着那把枪,笑笑说:“你是要找我帮忙呢,还是来打劫我的?把这家伙收回去。”唐晓峰对于这个恶趣味的朋友很是无奈。“不跟你开玩笑,我是来找你改枪的!”“改枪?这还不够好么?你要干什么?”“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反正我不会做犯法的事就对了。什么时候能拿?尽快可以吗?”
  DENIL对唐晓峰的焦急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唐晓峰钱照样付清。“OK~后天来拿吧!”“谢了!那我先走了。”DENIL把唐晓峰送出门,看着他一脸凝重的把车开走,摇摇头。“这小子不会是惹上什么事了吧?”关上门,回到房间,那把“沙漠之鹰”正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美丽的银色光茫。“好吧,小朋友,让我来把你变的更漂亮些~”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11-23
51楼  发表于: 2010-05-22 19:08
距离上次更新有一段时间啦,今天我又重温了一遍故事。

Gary的母亲终于让日记本突破了最后的防线,愿意再次回到Gary的身边,真是不容易。曾经抛弃了自己的小孩,应该一直都是她心里的一个结,希望这一次,她能陪Gary走完最后一段路……

唐晓峰会不会最终赢得美人归呢?小雪和MJ的故事注定是杯具,希望他能够在MJ离开后,给小雪幸福> <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4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52楼  发表于: 2010-05-23 21:15
完了完了,好长时间没看,又得从头看一遍了= =
很佩服小思叙事的能力,有条不紊,巨细无遗,看得很爽,但脑子不好使的就看乱了,我就是这样

对了,为什么我总觉得mj和小雪之间并不是爱人的关系呢?总觉得他们之间有距离感,是两个世界的。而且小雪的内心最主要想着的好像还是自己身世的事,而mj也主要在忙演唱会、孩子和孤儿院……会不会是因为他们说话总是太礼貌客气的缘故?真的,他们相处的时候太客气了,也许外国人拍拖就是这个样子??可我很想听那种很亲密无间的、能让外人脸红脖子粗的情话,啊,我真是太cj了> <

唐晓峰gg对小雪真好,他才是mj去后小雪今生真正的爱人吧。真羡慕她,那么多人爱她,其实弄不弄清楚又有什么关系呢,有些时候弄清楚反而会更痛,就像她妈妈的事,如果知道了,未必就幸福。Gary和小雪好相似,都有一个几乎从未谋面的妈妈,缺少母爱,也许经过这件事小雪解开心里的疙瘩会更容易一些。遗憾的是,小雪的事并不像Gary那么简单,背后还牵涉着一个复杂的阴谋,只希望好人有好报,坏人都死掉!

改造手枪……话说我最喜欢帅哥拿着帅气的枪在枪林弹雨里拼命的样子了,如果是为了保护心爱的女孩更妙,再如果受点伤就最最妙~~喜欢虐帅哥就是我的恶趣味~~但是,千万不要让帅哥挂掉啊!那样的话就杯具了!

那个……小思乃能不能画一张人物关系图?我记性不好,总是弄不清谁是谁啊T T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3楼  发表于: 2010-05-24 00:00

 回 51楼(shrinesun) 的帖子

嘛,有很多人都问过我这样的问题。。。会的,唐晓峰会是最后陪着小雪的人,没办法了,我总不能让小雪孤单一个吧,那样会有很多人PIA死我的说。。。FUFU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4楼  发表于: 2010-05-24 00:34

 回 52楼(小蛮春衫) 的帖子

那个。。。其实我想说,小雪和迈迈认识的时候,迈迈还没有离婚。所以。。。。两个人也不可能太过亲密,而且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解决,所以,是有点陌生,那种淡淡的感觉。但彼此还是牵挂着的。
那个。。。。人物关系图什么的。。。嘛!是我的失误。。。。我会尽快把人物关系理清然后发上来的,嘿嘿!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5楼  发表于: 2010-07-05 17:53
二十四章
  “来,看看我给你改的作品你满意不?”DENIL从抽屉里拿出那把改装过的沙漠之鹰,递给唐晓峰。唐晓峰接过枪,赞叹道:“这些军队才有的设备你小子是从哪里弄来的啊?太COOL了。”“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有的是办法。来,喝酒吧。”
   两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冰凉的啤酒。“还有几个月全美IPSC比赛就要开始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应该很有信心拿冠军吧?”唐晓峰笑笑,走到桌前,随手拿起一把枪,熟练的组装着。“什么冠军不冠军的,随便玩玩罢了。”“你爸爸还是很介意你玩枪么?你以前是警察,玩玩也没什么啊。”唐晓峰苦笑了一下,放下枪,坐回沙发上。“他只是不希望我再那么玩命,他总对我说,我是时候成家了。唉,算了,不说这些。余下的钱我会打到你账户上的,谢了!:”
   DENIL拍拍唐晓峰的肩膀,知道他不想谈这个问题,安慰着说:“别想那么多了,八年前的事情没有人想发生的。三天之后就是她的忌日,你要回去看看她么?”“呵,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她还想不想看到我。毕竟她在世的时候,我没有给过她一个承诺。”“她不是这样的女孩,你知道的!”唐晓峰点点头,感激的望着好友。这么多年了,那个恶梦一直在缠绕着自己,是时候,放下了!
  下午五点钟,唐晓峰离开了DENIL的工作室,开车回了自己的家。“少爷,老爷说要和夫人出门拜访朋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佣人恭敬的说道。唐晓峰点点头,说:“我先回房休息,等晚饭做好了叫我。”回到卧室,唐晓峰和衣躺在床上,拿出钱包,看着里面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温柔可爱的笑着,明眸若水。“淼淼,你知道吗?我遇上了一个很像你的女孩,她没有你那么活泼,但她的笑容很像你,真的很像!淼淼,你原谅我了吗?”他喃喃的说着,闭上了眼睛,希望梦里能有她。
  
  “BOSS,这是您要的资料!”卡尔把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放在MICHAEL的办公桌上,MICHAEL点点头,说了声谢谢。“请替我拿杯咖啡!”“是,我知道了!”MICHAEL打开文件夹,仔细阅读着里面的资料。“唐晓峰,英文名JACKIE。曾任香港皇家警察,但八前年因为一场事故而辞去职务。枪法奇准,曾多次受美国IPSC协会参与比赛,并多次获得冠军。”
  MICHAEL若有所思的看着唐晓峰的照片,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或许,他该找唐晓峰谈一下,毕竟,光看资料无法判断什么。经过那么多的事情,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到只剩下爱的人了,美国是个疯狂的地方,他要保护他的女人,必需谨慎!“BOSS,你的咖啡!”卡尔端着咖啡走进来,身后跟着的,是可爱的小巴黎。“DADDY~”小女孩甜甜的叫着父亲,爬到了他的膝盖上。“嘿,BABY!”看到女儿 ,MICHAEL严肃的表情顿时柔和了下来,他温柔的抱着巴黎,和她轻轻的聊着天。卡尔刚想出去,被MICHAEL叫住了。“CARL,找个时间,约他面谈!”卡尔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SHIT!那个该死的家伙,差点废了我一条腿!”在一间小废屋里,JHONNY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小腿,恶毒的诅咒着。跟踪没有成功,反而还差点搭了一条命,他开始有些着急。再这样下去,不仅仅钱收不到,就算到最后收到钱,还不知道有没有命享。拿起桌上的手机,JHONNY拨通了那个电话号码。片刻之后,电话通了。“你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听着,我没功夫听你废话,把剩下的钱在明天早上六点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如果没有,你就等着你的丑事见报吧!”电话那头的人冷冷的说:“事情没办成还想拿我的钱?想都别想。”说完,电话里一片忙音。
  坐在书桌前的男子愤愤不平的看着电话,轻声诅咒着。JHONNY GALLER,你以为你是谁?敢威胁我?TMD居然敢威胁我。他竭力平静着自己的呼吸,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怎么了?遇上什么麻烦事了么?”虞苇庭站在书房门口,端着一杯茶,问道。“哦,不!没什么,只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一时解决不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虞苇庭走进书房,把茶放在桌子上。“我刚回来没多久,听MARRISA说你在书房,我就上来了。”男子收起桌上的文件,笑了笑。“是吗?也许我太投入了,都没有听到你回来的声音。”“没关系,来,把这茶喝了吧!还有,你该吃药了!”虞苇庭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丈夫手上。“哦,谢谢!”看着他吞下手里的药片,再看着他喝下杯子里的茶,虞苇庭眼底掠过一丝凛烈的光。
  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望着虞苇庭笑笑,靠在椅子上和她随意的聊着天。虞苇庭陪他说着话,表面平静的她,只有自己才知道那心脏跳的有多快,她在为那将要实现的计划而兴奋莫名。十分钟过后。“我怎么那么头晕!”男子摇摇头,想站起来,却无力的跌坐在椅子里。虞苇庭不动声色的扶住他,轻声说:“你累了,回房歇息吧!”
  把他扶回房间,虞苇庭拿出一支细细的针,替他注射了微量的安眠药,让他睡的更熟。“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孩子,包括你!”说完,她走出了卧室,来到书房,坐下来,打开电脑。半个小时后,虞苇庭站起身,把一切回复原位,镇定的走出书房。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她把一份非常重要的资料,发到了洛杉矶警察局局长的邮箱里。而这份资料,足以让一个人,身败名裂,甚至,被送进监狱。
  虞苇庭回到他们的卧室,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情?小雪是我女儿,但我没有想过她接到美国来和我们一起住,我只要知道她过的好就可以了。为什么你要伤害她?她根本就不认识你,她甚至不知道我这个母亲的存在。小雪在香港,和她的父亲过的很好。而我,甚至没有想过要见她,这么多年了,我也习惯了你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并不真的爱你,可我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并真心想和你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破坏现在平静的生活?”虞苇庭心里百感交集。她想过平静的生活,就这样过完以后的人生,可偏偏有人不让她平静。”我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如果你一定要,那你就去死吧~“床上的男人睡的很熟,仿佛死一般沉寂。。。

  
   三天后。
  ”淼淼,我来看你了。这些年你还好吗?很对不起,以前你在的时候,我没有好好的陪你,你最想去的地方,我也没有陪你去。而我,只能实现你最后一个愿望,就是把你,带回这个你从小生活的地方。”唐晓峰把紫罗兰放在墓前,坐在草地上,陪着曾经心爱的女孩说着话。墓碑上的小天使,静静的守护着已经逝去的灵魂。风儿轻轻的吹过,恍若情人在耳边的喃喃细语,此刻,人的心是平静的。不知坐了多久,唐晓峰才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尘土。“淼淼,我走了!再见~”转身离开,他知道,是时候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八年时间很多当初以为无法愈合的伤口都会痊愈,人,是要向前走的。
  走出墓园,唐晓峰点燃一支烟,沿着小路慢慢的往前走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他面前。“MR TONG,你好!”唐晓峰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子,笑笑,说:“我好像不认识你们,找我有事吗?”“我们的BOSS想要和你谈谈。”“你们的BOSS是谁?”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只说了一句话:“MJ!”唐晓峰想了想,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前两天一直默默跟在他车后的,是谁派来的人。“OK!”跟着两个保镖上了车。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唐晓峰一直在默默的抽着烟,望着窗外的天空。那个全美国甚至全世界最出名的男人要见自己,什么事情?除了欧阳雪的事情,还会有什么事?
  不知过了多久,轿车驶进一条小道,看着标着NEVERLAND的路标,唐晓峰微微的笑了。NEVERLAND,那个童话人物彼得潘的家,住在那儿的,都是些长不大的孩子。那么你呢?MJ?你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吗?车子开进大门,一个童话的世界在他眼前慢慢展开。“先生,对不起,我要停车,可以请您自己下去吗?会有人招待您的。”唐晓峰耸耸肩,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脚下是柔软的草地,整个庄园里,都是些快乐的玩闹着的小孩子,听着那些小天使的欢声笑语,唐晓峰只觉心里那些烦恼好像都通通消失了。NEVERLAND,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回到儿时。而创造这个奇迹的男人,他很快就会见到。
  ”你好,唐先生 ,我是这儿的管家。JAKSON先生在楼上办公室,他请您先到客厅稍做等待,他很快就会下来。“”谢谢!“唐晓峰跟着管家,走进了那所大房子,管家为他端来一杯茶,接着离开了。客厅里没有人,唐晓峰坐在沙发上,环视着四周。很漂亮的房子,品味高雅的装修,一台木钢琴放在壁炉边。不知是不是因为主人的原因,这里的一切,都有着一种平和而安宁的感觉。过了一阵子,有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很轻,几乎听不到。唐晓峰回过头,只见楼上站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一双翠绿的眼睛,像只小猫般漂亮。他眨眨眼睛,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他可不太习惯和孩子打招呼。“PARIS!”一声温柔的呼唤,MICHAEL出现在小女孩身后,一把抱起了她。“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去找你哥哥,别让他把你最爱吃的吃完了!”小女孩咯咯的笑着,挣脱他的怀抱,迈着短短的小腿跑开了。
  MICHAEL回过头,看着唐晓峰,微笑着走下楼,来到他面前。“你好,唐先生,很抱歉,我有点事情处理,所以现在才下来,希望你别介意。“唐晓峰笑笑,说:“没关系!”哦,这个男人,真的是台上的那个人吗?一点都不像。他有些害羞,五官精致,笑容温暖。“希望这次邀请不会给你带来不便,关于SARA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真是一个坦诚的人,唐晓峰在心底赞赏。“不,当然不会,事实上我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MICHAEL做了个手势,请唐晓峰坐下。不知为什么,唐晓峰竟感到有些紧张,他有些好笑,自己居然会紧张?也不是没有保护过达官贵人,也见过不少大世面,而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居然开始紧张。真见鬼~
  两人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慢慢的聊着。”其实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多少,MR JACKSON,前阵子我刚从法国回来。SARA去看您的演唱会时,我坐在她旁边,从那时开始,我就在暗中保护她。我只知道有人想要对她不利,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也有可能是她的父亲得罪了什么人,毕竟SARA的父亲生意做的很大,您也知道,同行竞争,难免有人不择手段。“MICHAEL点点头,经过一阵交谈,他基本已经确定,这个男人,不会对SARA不利,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对她有着不一样的感情。有些忌妒,但更多的是安心,至少,他可以暂时比较放心。”唐先生,很感谢您对SARA的保护,接下来,可能还要继续麻烦您。“唐晓峰站起身,握住了MICHAEL的手。”应该的!她是我朋友嘛~“现在是朋友,以后就不好说了!唐晓峰暗暗在心底说了一句,笑的露出了小酒窝。
  从这一分钟开始,这两个男人,因为一个女人,而建立了一种奇妙的友谊。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11-23
56楼  发表于: 2010-07-06 22:06
开头枪支的部分我想到了枪王,哈哈~
越发对唐晓峰有好感鸟,支持晓峰
小雪的母亲可以够狠的,为了自己的女儿,什么都可以做啊,不过她那现任丈夫也不是好人,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7楼  发表于: 2010-07-06 22:51

 回 56楼(shrinesun) 的帖子

嘻嘻嘻。。。是的是的!枪支部分的灵感我的确取材于《枪王》。
支持晓峰吗》?可MJ吧里的人全都支持MJ呢,啊哈哈!我暂时还没这个能力让他们倒戈哦,那班女人很强悍的!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8楼  发表于: 2010-07-21 23:43
我来更新了~
第二十五章
   欧阳雪半倚在沙发上,感觉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似的,几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ERIC半蹲在她面前,用沉稳的声音对她说:“慢慢深呼吸,没事了,你已经回来了。”在那声音的引导下,欧阳雪觉得灵魂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她抬起双眸,努力平稳着自己的呼吸。看着那双温柔的蓝眼睛,她突然觉得很想哭,泪水就这样流了下来。
   带着淡淡香水味的手帕递过来,欧阳雪接过,轻声说了句“谢谢”。ERIC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雾蒙蒙的天空,没来由的觉得一阵不适,他松了松领带。尽管在美国住了将近十年,这里的环境依然让ERIC感到沉闷,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他会和DENILE去一次法国,做一次长时间的旅行。毕竟,心理医生也是需要放松的。
   一时间,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偶尔响起的几声啜泣声,还有闹钟滴滴答答的响声。欧阳雪抬起头,忽略掉直抵指尖的疼痛,缓缓开口,嗓音有些沙哑。“你的手帕,我洗好了还给你。”ERIC回过头,望着她笑了一下,走到她身边。“没关系,在女士哭泣时给她递过一方干净的手帕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事情!”欧阳雪想笑,却笑不出来。
   ERIC望着面前女子悲伤的眼神,没有问一句话,此刻她不需要任何安慰的语言,也不需要任何问题。哪怕真的需要安慰,那个安慰她的人,也不会是自己。ERIC点燃一支烟,淡淡的烟味在空气中飘散,似有若无,飘飘渺渺。有那么一刹那,他觉得,自己和欧阳雪之间的关系,不是心理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而是:朋友。是的,朋友~因为,他和她的心里,都有一段故事。
   “你后悔吗?”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下次治疗,你还会来吗?”
   “也许会吧!”
    欧阳雪自嘲的笑笑,原以为自己可以为了MICHAEL变的坚强,没想到还是这样。“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吗?”ERIC开口问道。“我看到,我在孤儿院里被父亲领走。所有的情节都是那么熟悉,熟悉到让我觉得陌生。”想起那梦境中看到的情景,欧阳雪只觉得心又开始痛,痛到她觉得有些麻痹。轻咳了一声,她抬起头,说:“对不起,我今天不太舒服,想先走了!”ERIC点点头。“回去好好休息,顺便,再考虑一下。我希望,下次还可以见到你。”
    看着欧阳雪走出办公室,ERIC拿起电话,拨了内线。“YOYO,注意一个SARA这两天的行为,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我知道了!”YOYO放下电话,走出办公室,叫住了正要离去的欧阳雪。“小雪。”欧阳雪停下脚步,望着好友,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你还好吗?要不要等我下班我们再一起回去?还有半个小时我就可以走了!或者我请个假?”欧阳雪看着YOYO担心的眼神,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淡淡一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这傻丫头,是如此担心自己。“那,你回到家打个电话给我哦!”
   欧阳雪点点头。“快回去工作吧。我走了!”说完,走进了电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觉得有些迷茫,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为自己做的决定后悔过。而现在,欧阳雪有些后悔,什么坚强,什么想要查出真相,其实她不过是自私的不想忘记一些事情而已!当真相快要浮出水面的时候,她,却退却了!真可笑。
   走到门口,空气中有着明显的水气,欧阳雪抬起头。呵,居然下雨了呢!YOYO总是跟她开玩笑说:“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天空都会下雨。”当时欧阳雪还笑着反驳这不是过是巧合,而现在,她相信,这是真的。这雨滴,是自己心里的眼泪。路上行人匆匆的跑过,躲避着大雨,而欧阳雪,却突然很想走到大街上。刚踏出一步,却被一个人拉住了,欧阳雪回过头,看着眼前男子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小雪!”“你是谁?”
   拉住欧阳雪的不是别人,正是林杰。他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见到欧阳雪,以至于,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很明显,她已经不再记得自己,早在上一次见面时林杰就已经知道。但他不在乎,只要可以再见到她,知道她过的很好,自己就会放心了。至于欧阳雪是不是记得自己,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他微笑着,说:“我是林杰,是你的大学校友,和你一样是中文系的。”欧阳雪觉得有些迷惑,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却还是想不起来面前这个穿着ARMANI休闲装,笑的一脸阳光的男人是谁。她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不经意的把手抽出来。那双手,明明那么温暖,却让欧阳雪有些莫名的排斥。

林杰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落寞,却被细心的欧阳雪发现,她的心,就这样痛了一下。为什么?为什么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里,会有落寞?为什么那样的神情,却如此熟悉?“那么大雨,你没有带伞么?”欧阳雪回过神,望着林杰询问的眼光,摇摇头。“我以为今天不会下雨。”“现在下那么大雨,很难拦到车的。好久不见,可否赏脸喝杯咖啡?”
   欧阳雪想拒绝,话到嘴边,却说了一个好字。两人来到附近的一家小小的咖啡厅,坐在靠窗的位置。服务生走上前来,问两人要些什么。“BLUE MONTAIN,谢谢!”“好的,先生您呢?”“一样!”“请稍等。”林杰回过头,望着欧阳雪笑了。“你还是那么喜欢喝蓝山么?”“我喜欢它的味道。”欧阳雪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只好用一句话轻轻带过。“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对不起,我一点都不记得了。”这样的话,犹如一把小刀,轻轻的在林杰的心上划了一个口子,痛的让他有些颤抖。果然,还是很在意的吧?
   “我是你学长,比你高两届。我记得那时候你很喜欢写东西,也写的很好。当时我在校刊编辑部工作,一直很想认识你。后来,在一次聚会上我们才认识的!”林杰无意识的转动着手上的戒指,对欧阳雪说着半真半假的故事。欧阳雪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他的话,也许她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我有病,以前发生的事情,过段时间我会完完全全的忘记,所以。。。对不起,我真的记不起来了!不过照你这么说,在我大学的时候,你还挺照顾我的。谢谢你了,学长!”
   两人漫无目的的聊着,欧阳雪扭头看着窗外的雨,眼前浮现出MICHAEL灿烂的笑容,她的心,就这样莫名的温暖起来。想见他,想听他说话,想告诉他自己心里的烦恼。。。。。很想,很想。而林杰,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她的侧脸,脑海中浮现出的,全是那些年的欢声笑语,那些年的悲欢离合,以及,她离开机场时,脸上的绝决。那枚戒指,是一对,是他们认识之后,林杰用自己打工的钱买回来的。当时,他和欧阳雪爱的深沉,两人之间没有做任何承诺,因为爱,是要用行动来证明的。他们曾想过,要有自己的小家庭,要靠自己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要有两个可爱的宝宝。。。。。
   这些在当时看来那么理所当然的幸福,如今想起,却是满满的苦涩。有些人,是注定了不能在一起的,哪怕他们依然相爱。看着欧阳雪唇边若隐若现的微笑,林杰就这样莫名的想起那句:“我的眼睛在看着你,而你,却把目光投向他。”如今的她,那么幸福,应该是有另一双温暖的手,温柔的执起她的手吧?林杰低下头,喝着咖啡,一滴泪,悄悄的滴落,融入咖啡中。唔。。。真的,好苦!
   不知何时,天已放晴,欧阳雪转过头,对林杰说:“雨已经停了,我想我也应该走了。谢谢你,学长!再见!”说着,站起身,离开了。看着那美丽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林杰觉得,她就这样走出了自己的世界。也罢,他根本没有资格要求什么,当初先放手的是自己。而惩罚,就是欧阳雪永远忘记了自己,在她眼里,他只是她的学长。那么,就以另一种方式,再把这份爱延续下去吧。
  
    回到圣芭芭拉,已下下午两点钟。欧阳雪走下车,觉得很累,很累,很想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一觉,但此时,她却想见到MICHAEL。拿出手机,没有半分犹豫,欧阳雪拨通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HELLO?”温柔纤细的声音传来,欧阳雪满意的叹息着,说:“MICHAEL,我可以见你吗?就现在。”那边愣了一下,随即回答说:“我派人去接你。”“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等我!”放下电话,欧阳雪觉得有些眩晕,她抬手叫了一辆车,报出了名字,司机一踩油门,向目的地驶去。
    车上播放着那首《DANGROUS》,司机是个愉快的老头,跟着音乐摇头晃脑的哼着。欧阳雪听着那有些走调的歌声,看着窗外灿烂的暖阳,心里的小小乌云,不知什么时候已躲的无影无踪。“嘿,姑娘,你是去看MICHAEL的吧?每天都有一大群的FANS到他的门口去等着,全是些漂亮的姑娘。她们等着他出来,想把礼物送给他。MUCHAEL的确是个迷人的家伙不是吗?”欧阳雪微笑着,很有些自豪,就像别人在称赞自己最爱的男人那样。“是啊!我是他的FANS,他的确很迷人!”
    很快,车子到了目的地,欧阳雪付了车资,走下车。老头隔着车窗,对着她微笑着大声说:“嘿,姑娘,祝你好运!”看着远去的车子,欧阳雪笑了。真是个可爱的大叔!金色大门在她面前缓缓开启,那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正咧着嘴笑着。走进那个神奇的地方,踏着柔软的草地,欧阳雪呼吸着青草淡淡的让人舒心的味道,还有,他的气息。今天不知是哪个孤儿院带着孩子来参观这里,草坪上全是那些小宝贝们的欢声笑语。
    不知他在哪里呢?MICHAEL。欧阳雪信步走在庄园里,觉得心情慢慢的放松下来。就这样漫步,然后,在一个转角,遇见他。笑意盈眼,欧阳雪就这样慢慢的走着,来到了那棵灵感树下。她觉得有些累了,靠着灵感树坐了下来。树上传来细细的声响,欧阳雪微笑着,没有睁开眼睛,片刻之后 ,她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如此清甜,如此温柔。“MICHAEL!”“是!我在。”欧阳雪翻了个身,更紧的靠在他怀中,喃喃的说:“我累了,让我睡会儿好吗?睡醒了,我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
    温暖的大手抚上柔软的发,MICHAEL温柔的开口。“睡吧!我陪着你。”欧阳雪把手放进那温暖的掌心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感受着他暖暖的爱意。就这样,微笑着,沉浸在梦中。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9楼  发表于: 2010-07-22 17:29
再更一章。。。。。难得的日更啊~OTZ。
                          第二十六章

欧阳雪醒来时,已经是傍晚,她睁开眼睛,看着天边那美丽的夕阳,感受着身后那暖暖的温度,还有MICHAEL稳稳的心跳,微笑着。他,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只要在他身边,再乱的思绪,再悲伤的心,也会平静下来。

MICHAEL仍然在睡,呼吸平稳,像个婴儿。欧阳雪轻轻的替他拨开额边垂下的几缕发丝,看着他可爱的睡相,她轻轻的在他额前印上一个吻。好喜欢,这样看着他,睡的如此安详,唇边的微笑,更为那英俊的脸添了几分温柔和雍容华贵,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许是觉察了那温柔目光的注视,MICHAEL眼睫毛微颤,那双眼睛慢慢的睁开,还带着几分迷茫和困倦,却美丽异常,纯净的一如新生儿。他望着欧阳雪,微笑着:“你醒了?我们居然就这样睡着了?”欧阳雪伸手轻轻的捏了一下他的脸庞,嗔怪的说:“是啊!我们已经睡了好久了呢,快起来吧,晚上风凉露重,再这样躺下去可是会着凉的!”MICHAEL笑了,为欧阳雪那可爱的小动作,他伸出手,把她拉了起来。两人拍拍衣服上的青草,手拉着手,慢慢的往大屋走去。

“MICHAEL,快看,好漂亮的夕阳啊!”MICHAEL顺着欧阳雪指示的方向看过去,如火的夕阳,似乎燃烧了整个天空。“嗯,是很美。这里的星空,也很美。”欧阳雪回过头,望着他微笑,握紧了那双手。她贪恋这份温暖,喜欢这样和他在一起的平静。今天下午的不快和悲伤,仿佛都已经长了翅膀,飞走了!

   快要走进主屋时,MICHAEL拉住了欧阳雪。“告诉我,你怎么了?”带着些许命令的强势语气,让欧阳雪有些促不及防,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看着心爱的人为难的模样,MICHAEL有些心疼,有些着急,为什么,他们之间哪怕再好,也像是隔着一条河。他始终也无法完全走进欧阳雪美丽却忧伤的内心。

   欧阳雪伸手,抚摸着MIHCAEL的眉头,轻言细语:“送我三个愿望好吗?”MICHAEL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的一愣,却还是点了点头。“第一个愿望:愿你一生不蹙眉。”她要看到他温暖的微笑。“第二个愿望,好好保护自己,照顾自己!”她要他健康。“第三个愿望,我还没有想到。等想到了,再告诉你!”

   MICHAEL执起欧阳雪有些冰凉的手,亲吻着,轻声却郑重的回答:“I PROMISE YOU!”这个女子,真的爱他!得到回应的欧阳雪笑的灿烂,眼中却有一星半点不被人注意的泪光,一闪而过。“那,不许反悔,我们打勾勾。”修长的手指,结了个印,代表承诺。“好了,我已经闻到到厨房里传来的香味了,走,让我们看看你的大厨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而且,我很想念王子和帕丽斯。”MICHAEL低下头,抵着欧阳雪的前额,轻声说:“答应我,告诉我你的烦恼,让我替你分担。”温柔似水的语调,让欧阳雪心里一颤,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点头答应。

两个小家伙看到欧阳雪,高兴的拉着她的手,像小鸟般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在王子和帕丽斯看来,这个美女姐姐很好相处,而且极其温柔。再加上,她是他们的爸爸带回来的,爸爸喜欢的人,他们也会喜欢。“姐姐,吃完饭我们一起看动画片好不好?”巴黎靠在欧阳雪身边,笑意盈盈。欧阳雪看着怀中漂亮的女孩,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脸,轻轻点点头。不知为什么,两个孩子之中,欧阳雪最爱巴黎。爱她的微笑,爱她沉静的表情,爱她温柔的声音。。。也许,这个小小的女孩子,和自己的心,最贴近吧。

温馨的灯光,美味的食物,孩子们清脆的笑声,还有,MICHAEL暖暖的笑容。欧阳雪觉得,她就像这个家庭中的一份子,份外珍惜这种感觉。记得小时候,父亲虽说尽量抽时间陪自己,但终是因为公司的事情而很少有时间陪她,他们住的是别墅,偌大的房子里,只有欧阳雪还有几个佣人,这多少让小小年龄的她觉得有些寂寞。但父亲每次回来的时候,欧阳雪总是微笑着迎接他,她知道,父亲很忙,自己不应该再让他觉得烦心。就在这小小的寂寞中,她长大了。

长大了,看到的事情多了,遇到的人也多了,慢慢的,欧阳雪也不再那么寂寞。她有了很多好朋友,他们在她寂寞的时候陪伴她,听她说心事;在她快乐的时候,分享她的快乐。。但在大多数时候,欧阳雪还是很喜欢和父亲在一起,也许每个女孩儿都有一定的恋父情节吧?在欧阳雪心中,父亲一直是最优秀的男人。可是,以后,她还可以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的和父亲说自己的心事吗?还可以相信他吗?欧阳雪不知道,想到有些心痛。

MICHAEL见欧阳雪有些发呆,在桌子下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掌。欧阳雪回过神来,看着他询问的眼神,笑了笑,她知道他担心自己。晚餐吃完后,大家一起看了动画片,一直到十点半,两个孩子才依依不舍的和MICHAEL还有欧阳雪道晚安,然后跟着他们的保姆去睡了。MICHAEL拿起摇控器,关掉了电视,对欧阳雪说:“陪我出去走走好吗?”她笑着点点头,任MICHAEL拉着自己的手,走出屋外。

NEVERLAND的夜,宁静而安详,一切都已进入睡梦之中。欧阳雪呼吸着清凉的空气,觉得很舒服,MICHAEL走在她身边,两人都没有说话,都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漫天星光,把夜空点缀的格外迷人,他们走到旋转木马前。MICHAEL打开了开关,对欧阳雪伸出手,微笑着说:“我的公主,愿意陪我一程么?”微笑着把手放进他温暖的掌心中,欧阳雪和MICHAEL一起坐在了马背上,音乐叮叮当当的响起,小木马转啊转,如同一个梦境。

“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父亲很少带我去游乐场玩,因为他很忙。所以我只好呆在家里弹琴,看书,和同年龄的孩子相比,我的童年相对来说比较无趣。不过,我没有怨过什么,因为父亲给了我全世界最真挚的爱护,每次我拿到奖,看到父亲笑的那么开心,我也会很开心。哪怕我练琴练的手都在痛,也觉得是值得的,因为我想让父亲觉得我是他最棒的女儿。”欧阳雪靠在MICHAEL怀中,轻轻诉说着往事,她不需要安慰,她只需要有人聆听。

MICHAEL静静的听着欧阳雪的诉说,双手稳稳的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呼吸着她甜美清新的香气。他能感受到她微妙的情绪变化,他愿意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今天做完催眠,我走在大街上,突然就觉得很迷茫。如果当初不做这个决定,有些事情,是不是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如果不知道,我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烦恼?”“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我有可能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话一出口,欧阳雪都惊讶于自己的平静,她本以为这些事情会很难说的出口。

欧阳雪慢慢的说着自己的心事,她把自己的担心,害怕,纠结,全部都说了出来,就好像,压抑了好久好久。“SARA,告诉我,你爱你的父亲吗?”MICHAEL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欧阳雪轻轻点了点头。“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他给了我温暖的家,给了我一切!是的,我爱他!”“那么,你恨他的欺骗吗?如果那真的是欺骗,如果你真的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其实我不介意他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哪怕真的不是,这些年他给我的,已经胜过一个亲生父亲对女儿的爱。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我无法释怀的是他对我的隐瞒。”MICHAEL把下巴搁在欧阳雪的肩膀上,温柔的说:

   “谎言如果是善意的,那么我们把它称之为WHITE LIE。你的父亲想要保护你,他不希望当时还是孩子的你面对那些事情,等你长大之后,他希望你更快乐的渡过以后的人生,于是他选择把秘密永远埋在心底。请体谅一个做父亲的苦衷,也许有一天,他会把真相完整的告诉你,但在这之前,请一如以往的对待他。你们之间并没有多少改变不是吗?他依然是你尊敬的父亲,你依然是他最疼爱的女儿。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情感,人生已经有太多的遗憾无法弥补。”

   欧阳雪回过头,看着MICHAEL温柔的眼神,竟莫名的红了眼眶。他如此善解人意,他知道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的痛苦。是的!欧阳雪不在意自己是否真的是欧阳昌平的女儿,有些事情根本没有办法计较那么多,但当它真的来了的时候,还是不可能不介意的。把头埋进MICHAEL怀中,她喃喃的说:“我知道了,我会试着去做的。”“GODD GIRL!”MICHAEL轻笑着鼓励,她,还是善良的。有些亲情,是永远也割舍不去的。

“你知道吗?从心理诊所出来之后,有那么一刹那真的很想放弃,因为我不知道再接下去我会看到什么,也许会看到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我害怕了,但是现在,我选择继续。MICHAEL,你说的对,父亲选择隐瞒也许真的有他的苦衷,但这些年他对我的好是永远也无法抹杀的。所以,为了你,为了我们,我会继续!”欧阳雪坚定的说着这样的话,也确定着自己的心,是的,她要继续。开始了,就不能停下去,相信在心底的那个结,一定会解开的。

   MICHAEL搂紧了欧阳雪,俯在她耳边说:“I trust you!”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欧阳雪心里暖暖的。够了,只要有他,一切都不是什么难事!是MICHAEL让她明白,人的一生,总有一些东西,一些人,是自己拼尽全力也要去守护的。

    夜,静静,星星眨着眼睛,望着旋转木马上相拥的两个人,微笑着。此时无声胜有声,彼此心里想说的,都明了。他庆幸自己拥有她,可以不用再在深夜里独自哭泣,独自悲伤;她感谢上苍,可以遇上他,并与他相爱,在自己孤单的时候,可以有一个依靠的肩膀。爱情,其实很简单,不用多少甜言蜜语,多少海誓山盟,只需一个字,或者一句话,就已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