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1
  • 2
  • »
  • Pages: 2/2     Go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06-22
10楼  发表于: 2009-09-08 12:01
果然一波三折,解开了一些谜题,带来了更多的谜题,最后又留了个让偶想听下回分解的悬念大尾巴> <

有品就有格,素质决定气质。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41
精华: 1
配偶: 单身
发帖: 148
威望: 1239 点
光币: 281971 枚
贡献值: 172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18
最后登录: 2010-09-24
11楼  发表于: 2009-09-08 14:47

 Re:【原创小说 】梨园惊魂(系列短篇) 第一话 惊梦记(11楼更新)

“‘莫不是尸体?’峒子插嘴。
“众人一惊。
“‘你看这是什么?’仲书伸出手掌——却是拿了一块素色的帕子,他将帕子打开,我身边的芷香张开嘴,却出不得声音,只是剧烈的颤抖着身子,脑袋仿佛不受控制的疯狂摇着,眼泪噼噼啪啪的便落了下来。‘我真没说谎~~!我真没说谎啊~~!’芷香扯着我的手臂两眼通红‘傅少爷,您得信我,我当时看见的就是少青,就是他啊~~!我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所以我以为是李先生扮的太像而已,可是…如今证实那不是李先生,那他不是柳少青本人却又是谁呢!您相信我啊!他真的是少青!他真的是少青!’芷香已经激动的有点失控了。

“仲书手里拿的便是那半块刻着‘巧红’二字的铜钱!然否?”听到这里,傅晟杰说。一边的傅晟锦也附和着点头:“必定是了!否则,芷香怎会惊恐成这样?”
“这姑娘未免太倒霉了些!
     “那小长安究竟是为谁传的口信?”
     “说了你们也不信!据说就是安少爷!”
     “莫非凶手是安少爷?”
     “不会是安少爷,就他那显赫家世,至于和一个戏子争董姑娘么?那柳少青想争也争不过啊!”
     “倒也是!”
     “我有个疑问!”大哥发话“以安少爷的家世,他为何不是将董姑娘娶回家中,却是自己入赘于董家?莫非,他家实际上有了麻烦?”
     “大哥不愧是大哥,你到底还是注意到了!”
     “你说的没错,我连远在苏州的金玉班都愿意花时间写信委托王重声老板查证,又怎会不去查查这个近在咫尺的安家!
     “那个安公子全名叫做安孝士,是安家最小的儿子,排行老七,所以又有人叫他安七爷。安家在天津也算是很有名儿的家族,在爱丁堡路有个巨大的安公馆。”
     “据说安家做的是粮食生意,不过现在似乎不行了,但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安家在天津还是很有地位的,至少,攀得上像章王府这样的贵族世家!据闻,安孝士虽然在安家是幺子,却并非像通常家庭一样受到长辈宠爱,反倒是倍受冷落的那种。”因为他是庶出!
     “安家大老爷娶了三房太太,安孝士的母亲就是那第三房玉氏,据说当初安大老爷娶那玉氏,也就是冲着她玉家在政界的地位。反正,他安家就是个典型的‘攀权’家族,几乎每代的婚姻都有政治利益的因素在内。到了安少爷这一代,正是安家事业之秋,上头几个兄姊都没什么本事,把家族资产败掉不少,却是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安孝士,不但生意上有些手段,居然还和董家千金好上了,这可是一下子把安七爷推上了安家未来支柱的位置,因为十分看好章王府与当地军阀的铁杆关系,董小姐又是贵族出身,安大老爷居然欣然同意了董公让安孝士入赘的无理要求!
     “我之前说过,董公疼女儿,但实际上,他董家子代凋零,为了延续香火,那董公毅然决定以后女儿一旦要嫁人,便一定是要招赘的!也可防止她姑娘在夫家受欺负,倒是一举两得!这男方入赘到女家,多是家境不好或者是贪图女方家财的,这总是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但以安家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还这样攀上章王府,只能说,安大老爷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原是为了脸面才如此故意将婚典举行的晚了些吗?”傅晟锦面露鄙视,“哼!现在我们倒是知道安少爷入赘的理由了,可那和芷香又有什么关系?安少爷犯得着找芷香的麻烦吗?莫非他知道柳少青与芷香之间的血缘关系了?”
     “他确是知晓的!”
     “他果然还是容不得柳少青吗?也是,谁让他抢他的女人?”
     “二哥!你说的可不中听啊!而且!你还猜错了!安少爷并非有意找芷香的麻烦!他也是没有办法!”
      傅晟飞叹了口气。
     “你什么意思?”傅晟锦睁大眼睛,疑惑不已。
     “我也是那时候才得知家族里都是些混蛋的安孝士居然是个大大的好人!真不知道安大老爷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生出这么个好儿子来!”
     “这话怎么解释?”
     “实际上这所有发生在章王府的事情,都与一个曾经的安家女人脱不了干系!”
     “曾经的安家?一个女人?不是芷香?”
     “不是!”
     “这就真猜不准了!你还是说出来的好!”
     “是柳如絮!”
     “柳如絮?”傅晟锦问“她是谁?她也姓柳?……莫非……”
     “不跟你们绕弯子了!她是芷香的母亲!”
     “啊?芷香的母亲?你是怎么查到的?
      傅晟飞看着自家哥哥一个摸颔沉思,一个张嘴发呆,半晌,两人却是同时脱口而出:“定与安少爷有关!”
      到底是傅晟飞的兄弟,也是聪明的主!
     “其实很多情况,我都是从安少爷那里了解的!”傅晟飞托着下巴。
“我们去东院找到安孝士,有趣儿的是,他见我们一群人突然到来却并不惊讶,反倒是招呼众人坐下,让小长安备上上好的新茶款待我们。
     “大家都盯着安孝士,没有一人用茶水,这令得他苦笑起来:‘众位莫还嫌弃我这茶水了?或是怕安某毒害?那我便先饮便是!’说着便品起茶来。
“段黎见状却是先忍不住了,满脸的严肃:‘安少爷!您饮茶饮的如此心安理得,那在下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可否如实回答呢?’
“安孝士放下茶盏,打发一边儿伺候的小长安出去,这才道:‘安某知道诸位在此的缘由,若有疑问,便请问吧,安某知无不言!’
     “‘那好……’朝之却是先看我点了头之后才道‘安公子!冒昧问你,你是何时认识董小姐的?又为何要阻止李先生去扮柳少青呢?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么?还有……’
     “‘等等!你们不能这么问!’安孝士却是伸手打断了朝之的问题,他摇晃着食指‘这些事情前前后后,我具会一一与各位讲明,不过…’他看着段黎‘你们应该称呼丽娘为安夫人才是!她毕竟是安某的妻子!’
     “‘咦?都这样了,你还愿意娶她…….’朝之话还没说完就被仲书捂住嘴巴。‘不好意思!安少爷,我这个朋友性子直了些,你别见怪!’
     “安孝士微笑着摇头:‘没关系!这位朋友的性子我很喜欢,不碍事的!’
     “将茶盏的盖子在碗沿上来回磨了好多次,安孝士方才叹了口气道:‘各位都是明白人,自然是知道我家族现在的状况的!’他望着窗外的阳光,慢慢靠向椅背‘丽娘与我自儿时便已经相识了!若要说我们的感情,不怕你们笑话,我很爱她!’‘即使有家族需要的原因,我也依然敢这么说!’‘章王府近来发生的种种事端,前因后果你们却是一点都不了解的!’
      “‘说来,许是上苍冥冥之中的定数,人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安家的这些个丑事儿,哼!说出来怕是几本书都不够!安某今天也不藏着掖着,便都说与各位听听!’
      “‘这事,得从我父亲安立身说起!’
“‘你们大概想不到,芷香其实是我姐姐!’
      
            “姐姐??得~!怎么什么人都能与芷香扯上关系?她到底有几个兄弟啊?”傅晟锦觉得头都大了,禁不住站了起来“现在居然连安家也扯进来了!”
      “二弟!坐下!”傅晟杰一把将他拉回座椅“好好听他说吧,这事快有下文了,不要着急!”
      傅晟飞抱着双臂来回踱步:“这事儿,确实挺复杂,却也在情理之中!我从安少爷口中得知,芷香与他,实为同父异母的血缘,这事说起来又得怪安家大老爷安立身!安家是个大族,成员关系混乱,那大约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安立身才刚刚继承家业,正应该是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许是还年轻,不太懂事儿,本就成了家的人,却也不安份,竟与父亲安老太爷(也就是安孝士的爷爷)的四姨太好上了!两人看对了眼,偷偷摸摸的进行这见不得光的地下情。这可是乱伦的丑事儿!纸包不住火,被下人发现告诉了安老太爷。那结果可想而知。安立身被父亲暴打一顿后软禁起来,那四姨太原本按照族规是要给投井的(那时候的通奸乱伦可是很严重的罪行),但安老太爷年亲时读的是洋人开的学校,思想观念没那么保守,也想到自己也年轻过。而且,考虑到四姨太娘家在社会的地位,加上毕竟是自己曾经最宠爱的四姨太,一时心软,最终只是将四姨太净身轰了出去,从此不准踏入安家大门。至于母家,四姨太自然就更回不去了!
     “可谁也没想到,四姨太被赶出门时已经有了安立身的骨肉,还是龙凤胎!让安太爷更没料到的是,安立身却是对那四姨太动了真感情!虽然被父亲软禁行动不得自由,但还是偷偷着心腹去接济照顾四姨太,还专门为其在科伦坡道不远处定了个小公寓,在众人眼皮底下来了个金屋藏娇。到孩子都出生的时候,安立身将亲手刻上‘巧红擅文’的两块雌雄铜钱送给了四姨太。      
“安孝士发现芷香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则纯属意外。
“因为安孝士算安家同辈里最争气的一个,所以渐渐得到安立身的重视,父子关系缓和了许多,加上安大老爷年纪渐渐大了,时常会想起失踪的那对儿女,于是在父子闲聊的时候就有意无意的透漏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实际上是拐着弯儿想让安孝士有机会就帮着找找人,虽然这多年了,希望渺茫,但也是可以考察安孝士是否有这份孝心。说白了,安立身是有了将产业全权交给安孝士打理的打算!
“那是安孝士正式成为章王府董公的准女婿的时候,他时常到王府与董小姐见面以抒相思之情,那也是安孝士第一次正式看到芷香,只是一眼便觉面善。随即,安少爷想起曾在父亲书房里无意间瞧见的那张照片。那是安立身与一个美貌女子的合影,而芷香分明就是相片上那女子的翻版——二人实在是太相像了!
“安孝士原想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何况人有相似,却老看见芷香时常摩挲项上挂的一个挂件,显得十分珍惜的模样。也是安少爷记性太好,他又想起那相片上的女子颈项上也是有个挂件的,却是个正圆的,而不若芷香的那块,偏偏好似个缺了半口的月亮。也因为不知道另外半边究竟在哪里,安孝士便将这事儿给惦记上了,于是也格外的关心起芷香来。
“原来柳如絮就是那个四姨太!……那既然安大老爷那么爱柳如絮,他为何却有没和她在一起呢?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还被父亲压着的青年人了啊?咱可不相信他没这点能耐!还有,安家后来既与章王府结了亲家,那安大老爷也定然去过章王府拜会,难道他就没见过芷香?
“诶?对了,既然安少爷认为芷香就是他姐姐,为何没有告知他父亲呢?莫不是他还有难言之隐不成?安大老爷可还念想着呢!
“莫非安少爷担心柳少青或是芷香与他争财产?”傅晟锦问题一串一串出来,让人应接不暇。
“二哥莫要说笑了!且不说安少爷当时连芷香的身份都还无法确定,柳少青也还连个人影都没有,你让安孝士怎么去跟他爹说?再者,就单说芷香那私生女的身份,安家那些族里的老家伙们能承认吗!那种大家族可不是什么问题都是安立身一个人说了算!何况那四…那柳如絮当初可是因为乱伦罪被逐出安家的,也就相当于安家一个死人了,就算她想回,她进得去安家大门吗!”傅晟飞揉着太阳穴,“二哥你且坐下,这事情也该到尾声了!大哥的耐心就比你强!”边说还边向一旁笑着摇头的傅晟杰努嘴,闹得傅晟锦孩子似的瘪起嘴来!傅晟杰见状,笑的更欢了。
[ 此帖被数见钟情在2009-09-09 10:45重新编辑 ]
人生只有一次,要的就是态度!
小白路过~~~~~~~
级别: 座天使

UID: 26
精华: 1
配偶: 单身
发帖: 288
威望: 1134 点
光币: 1135 枚
贡献值: 120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6
最后登录: 2014-12-06
12楼  发表于: 2009-09-08 18:58
喂~~~~~~~~~~~~~~~~~记得更就行了啊,反正没玩完我都会来看的啊
有品就有格,素质决定气质。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41
精华: 1
配偶: 单身
发帖: 148
威望: 1239 点
光币: 281971 枚
贡献值: 172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18
最后登录: 2010-09-24
13楼  发表于: 2009-09-09 12:15

 Re:【原创小说 】梨园惊魂(系列短篇) 第一话 惊梦记(13楼完结)

“话说那安立身对柳如絮是确实动了真情的,自然舍不得爱人在外受苦,何况柳如絮还带着一双儿女。
“可惜有些人的确是生了副硬心肠!倒不是说安立身如何,却是指他父亲安老太爷!
“人都是有私心的,这不奇怪,安老太爷是个生意人,心思本就比那旁人多了那么一点儿,又怎会不知道自己儿子在外面养了个女人!不过是暂且睁只眼闭只眼罢了!然而,有情人总有些是有缘无份的。安老太爷许是担心家族体面,又或许是防止儿子的儿女情长阻碍了家族事业的发展,反正,他绝容不得柳如絮再出现在安家!待柳如絮的两个孩子满了三周岁,便故意将安立身只到外面去跑生意,又趁机逼迫柳如絮带了孩子离开了科伦坡道不远的那座小公馆,柳如絮后来只得去了离天津很远的蓟县,在那里的一个小镇子住下了。
“安立身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几乎与父亲闹翻,但迫于压力,同时他也不想失去继承权,便忍着没去找柳如絮母子三人。这一拖就拖了整整七年!
“一直到安老太爷过世,安立身才着手寻找柳如絮,但那时候已经是军阀开始积聚势力的时期,各处都非常混乱,街头不时有小规模的混战发生。蓟县地处京津交会处,更是混乱不堪,所以总有无辜百姓遭受池鱼之殃,而柳如絮,便是其中一个。
“安立身找到蓟县的那个小镇上的时候,小镇早就成了一片废墟。除了茅屋外柳如絮惨死的尸体,却根本找不到两个孩子的踪影了。安立身将柳如絮火化后花重金修了个坟墓,在那里跪了一夜!
“根据安少爷所说的,因为不可能将柳如絮作为安家人埋在家族的墓园里,他父亲就将柳如絮小部分的骨灰装在象牙锦盒里贴身带着。回到爱丁堡道的安公馆后,自己关在屋里大哭一场,将所有摆设都砸了个稀巴烂!更将屋里所有与柳如絮有关的东西都付之一炬,只保留了那张合影。
“之后,安立身便埋头处理家族事务,再也不提柳如絮这个人,对家人也越发的冷漠起来,平日里与人说话,除了公事就只有公事了。
“就像二哥说的,安孝士与董小姐定亲后的好几年里,安立身的确去章王府拜访过几回,许是这父女二人无缘,好多次两人都错过了!不然,以芷香与其母酷似的容貌,安大老爷绝不会视而不见。可两人就偏偏近在咫尺的错过了。

“那安夫人(董小姐)呢?”傅晟杰问到,“安夫人既然与安孝士真心相爱,那又为何在新婚之夜传出那样的事情?就算前面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但关于安夫人新婚之夜发生的这件事,必定是有人说了谎话的!莫非那安夫人当真如此奔放,新婚之喜尚还比不上墙外杏香?”
“大哥说的对,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芷香如今也只是个丫头,幼年遭遇坎坷又没什么文化,说话颠三倒四也就算了;安少爷说话虽然看似实在却依然有所保留,不过考虑他是大家少爷,注意些身份颜面倒也无可厚非;却是那董家小姐,如今的安家夫人,董丽娘——她变的最可疑。”傅晟飞道,“还有那章王府的主人,我在董公传出中风消息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几次三番想去看看他病情如何了,却都被下人委婉的‘请’了出去,就是不让我探访!所以说这章王府上上下下都透着古怪!人人都有秘密!”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便与陆三椿他们商量:‘现在章王府里怕是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人人都避着咱们,既然此路不通,我们何不问问住在这周围的人呢?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嘛!’
“‘峒子与朝之就去南边的街上打探打探,我与仲书去西边看看,咱们到时就回对面我太奶奶的祖屋里会合!’说完这话,我们便分头行动了。
“果然换个方向是对的!在太奶奶的祖屋里碰头后,我们都打听到一些零零碎碎的消息,除了什么‘章王府几年前确是闹鬼啊!’还是啥‘安家的少爷倒贴董小姐啊!’这些已经知道的八卦之外,有一个重要的线索却是我们之前完全给忽略掉的!
“包括科伦坡道那儿一大片地段不都属于租界么!当年金玉班刚到王府没多久,离那不算很远的新加坡路上好像出了件儿大事情!
“据说当时有个曾经给袁世凯当过下属的军阀头子在新加坡路的居所里被人暗杀了!

“暗杀?”傅晟杰皱眉,“三弟!你且等等!”他看了看一边的傅晟锦,又瞅瞅打住话头的傅晟飞,站起来将双手撑在桌子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你们想,如果柳少青真是革命党,那么作为他姐姐的芷香在他包裹里发现手枪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而那董家小姐也就是后来的安夫人,她的夜游症十之八九是装出来的!也难为她居然装了好几年!安少爷说过他非常爱董家小姐,这话我信!如果没有安少爷在一旁支持帮忙,安夫人不可能一直这么装下去,迟早会给人发现!那个芷香恐怕是精神上有了些问题,却给董丽娘利用了!便干脆将计就计的装作受惊吓后发了夜游症糊弄别人。还有董府的下人,他们为何三缄其口不谈论与柳少青有关的任何事情呢?这只能说明他们要么是给所谓的‘鬼魂’吓得怕了而不敢谈论,要么!——就是有人授意,绝对不可以透漏出去!我说的可对?”
傅晟飞没想到大哥居然举一反三想出这么多的东西,便不继续讲他的故事,反而是催促傅晟杰继续分析。
“还有一点,我甚至怀疑整个章王府的性质已经不是一个贵族世家这么简单!因为三弟提到过,金玉班除了疑是革命党的柳少青以外,那个班主也是行踪可疑,时常与不明身份的人物会面,他们居然毫无顾忌的在章王府里见面,甚至明目张胆到会被不相干的芷香听到墙角的地步!
“虽然咱们没有确凿证据,但我完全可以怀疑这章王府恐怕是个什么组织的据点!至少,里面可疑的人物实在太多了。”
“三弟!你说那董丽娘是在金玉班到章王府以前便与柳少青相识的,对吗?”
“不错!听芷香是这么说的!”
“那么,为何就不能怀疑,也许董丽娘在更早以前就见过柳少青呢?”
“啊!”这一声是傅晟锦叫的,“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你说董公那么疼他的女儿,董丽娘必然有许多机会走出家门才是!”
傅晟飞一拍脑门儿:“没错没错!我怎么忘了!董丽娘是个很有文学修养的女子,她从13岁起,便在英国人办的学堂里读书直到16岁!那个学堂有男有女,那柳少青很可能在那个时候就与董丽娘认识了!
“的确!之前咱们并不知道那柳少青到金玉班以前是做什么的,那么,如果当初他与芷香失散之时,是被一个有一定财力或是一个有势力的组织给收留了呢?”
说道这里,兄弟三人皆是撑着桌角呈三足鼎立状对看。
“所以我才会说,这事情查不出结果,也没有必要去查了!”
半晌,傅晟飞才开口道,“或许那章王府就是传说中‘同盟会’的一个据点,而那金玉班,怕也不是什么单纯的昆曲班子,我推测他们是有目的有计划的渗透到租界里的一个专门从事倒袁暗杀活动的小组,而柳少青,就是其中一个杀手!”
“所以你让江苏那边的王重声老板帮忙查那柳少青的身份怕是什么都查不出来吧?”傅晟锦道。
傅晟飞点点头说:“大概董丽娘因为与革命党有了接触,渐渐的也就被发展成为其中的一个成员。而芷香因为没有什么文化,也不明白董丽娘奇怪的变化,就误以为她与自己弟弟之间有了情谊。董丽娘也就利用这一点,将自己与柳少青的所谓的‘奸情’‘无意’间透漏给下人,又让董公产生了误会。正好柳少青刺杀得手,所以便将计就计装作被打到吐血赶出董府,从而顺利的转移了自己。正好芷香因为弟弟被‘打死’而误会,于是董府上从那时开始就有了柳生变鬼寻仇的传闻!”
“那你之前说到段黎与陆三椿挖到的那具尸体又怎么解释?不是还有一块一同发现的铜钱吗?难道那人并不是柳少青?”
“我有说他们挖到的是尸体吗?”
“诶??”
“那不过是一坛子骨灰!虽然我不知道骨灰是谁的,但是,明显是有人故意将那半块铜钱扔进去的!因为那铜钱既是柳少青随身之物,那定然会与尸体一起火化而不是与坛子一起完整的埋在土里!何况那埋骨灰的地点土壤松动,显是不久前还有人挖开过。”
“原来如此!这些人真够精的!”
“谁说不是呢?”
“如今想来,恐怕连那安孝士都是‘同盟会’的成员也说不定!”
“只怕就是!否则他凭什么维护董丽娘呢?那安家不是出了名的‘攀权’家族吗!”
“那就是说,所谓的‘婚前红杏’不过是他们小夫妻俩闹出来的幌子?难道他们宁可将董公气成中风?这说不通啊?”
“怕是那柳少青最近一段时日又回来了!”
“!”
“记得当时参加章王府婚宴的时候,正吃的开心,新郎新娘就出了岔子,我实在想不出来,如果不是什么突发的特殊情况的话,安少爷与董丽娘没有任何道理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只能猜测,或许正好是他俩成亲的当口,柳少青有了新的紧急任务要交代,原本想与他们在新房里商量,却差点被不相关的人物撞见,情急之下也就不得不以晕倒上吊来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何况董公是否真的中风还是个疑问。毕竟我直到最后离开天津都没再见过他!”
“倒是我们临走的时候,安少爷说了这么几句话:‘众位是聪明人,有些事情知道了就不用明白的说出来,不明白的事情,也还是当作不明白的好!这是个乱世,人人有本难念的经,想要达到自己的目标,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好了!我也不说废话了!行李我已经派人送到了埠口,各位保重!’”
“然后,我们就回来了!”

“这就完了?”傅晟锦说。
“对啊!完了!”
傅晟飞说着开始捣鼓手里的那罐‘思亲土’。
他没告诉其他人,那土里面埋的是祖奶奶大院正中那棵大槐树生出的种子。(槐树的名称源自“晦暗”。“槐”与“晦”字读音相近;槐,也有望怀的意思,人们喜欢站在槐树下怀念远方的亲人。)
    “只是可怜了芷香,她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傅晟杰却是语带同情。
“所以,有时候人呐!果真是铁石心肠!可也只有这样的心肠才能办得成大事情!”傅晟飞耸耸肩膀。
“行了!快去准备爷爷的寿礼要紧!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傅晟杰道,将两个弟弟一起牵出门外。
“对了!为什么峒子说柳生与董姑娘很可怜?”傅晟锦似乎还不死心。
“这个,你自己想去吧!反正这种种事情的结论也不过是猜测罢了,谁知道章王府里还有些什么古怪?那些人说话都是半真半假,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谁又分的清楚?”
“呐!我可还要去给父亲爷爷请安呢!先行告退了啊!”说着抱着礼物便往大堂里跑去!
“喂!三弟!你也太不厚道了!”
“你们两个给我慢点!”
     ……
“爷爷!您还记得与咱们家有交情的那个章王府吗?”
“章王府?”
“对啊?就是董孝慈董老爷,您不记得了?我此去天津还拜访过他呢!”
“董孝慈是谁?”
“……”
爷爷也已经80岁了,定是老糊涂了!对!爷爷一定是老糊涂了!
傅晟飞一边扶着爷爷一边碎碎念,两人慢慢朝屋里走去。
不远处的西屋门口,那口封了铁条的老井在阳光下显得越发的深邃了,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的深邃……

END




预告  

第二话 断指
陆三椿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件,里面没装信纸,却是装的一根人的小手指。
四妹灵芝失踪,陆三椿急得满头大汗,想找好友傅晟飞帮忙,对方却是偏偏出了远门,再去找段黎吧?他偏巧也失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 此帖被数见钟情在2009-09-09 13:57重新编辑 ]
人生只有一次,要的就是态度!
小白路过~~~~~~~
级别: 座天使

UID: 26
精华: 1
配偶: 单身
发帖: 288
威望: 1134 点
光币: 1135 枚
贡献值: 120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6
最后登录: 2014-12-06
14楼  发表于: 2009-09-09 16:20
哎~其实吧我看过大多的悬疑恐怖小说,大多喜欢拿文化大革命做背景的,还有就是也常拿中国戏曲来做引子。当然中国最经典的悬疑恐怖就是反特啊之类的《一双绣花鞋》《梅花档案》等等。。。钟情想必熟悉那个年代的社会环境吧,因为之前也看过几本类似这样的小说,但作者明显写得恐怖有余但历史背景跟社会环境了解得不多,总觉得有写脱节的感觉,所以经不起看。也就是常说的底气不足。所以钟情加油哦,看钟情的文就很有置身那个时代的感觉。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06-22
15楼  发表于: 2009-09-09 23:27
钟情更文的速度比我看得还快=v=
占位~~~~~~~~~~~~~~~~~~~~~~~~~~~~~~~~~~~~~~
----------------------------------------------------------------------------
好复杂的内情,总以为已经看到了事情的真相,却又在下一句话中被推翻,一直到结尾也都是猜测,貌似昇飞知道得更多,只是没说而已。
本来就是个纷乱的年代,每个人都有故事,何况是两个这么大的家族,然后由第三个大家族的人物去了解其中的故事,那就更加错综复杂了
侦探悬疑题材能写好不容易,钟情啊,乃做到了^^
[ 此帖被shrinesun在2009-09-13 23:52重新编辑 ]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2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16楼  发表于: 2010-02-19 22:14
看了一段就晕了……这个和乃前两个坑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啊!无限膜拜中!画画又好,写文又好,叫我情何以堪……
京味儿很浓,句子干净漂亮。可是,原谅我看了半天还没理清是怎么回事……
这真的只是短篇吗??哀家不信。
  • «
  • 1
  • 2
  • »
  • Pages: 2/2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