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门◆◇ヽ 半缘君.
级别: 总版主

UID: 4
精华: 3
配偶: 单身
发帖: 255
威望: 2441 点
光币: 3800 枚
贡献值: 12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5
最后登录: 2012-01-13
楼主  发表于: 2009-06-21 14:07

 【授权转载】狐缘·春来

折腾了几晚终于找到冰璃要到这个COS转载的授权...

很喜欢这场COS的画面感觉,搭配着描述,好萌啊~~~冰璃君真的很诱受><~~~

授权贴:因为是私语所以我的话没有显出来..囧...不过授权已拿到=V=

http://manage.5lin.com/picture/photo/2009-06/20090621benchuziwukenae1auto.bmp

【狐缘·春来】
原作:公子欢喜
=====================================
CAST
苏凡:阿修雷
篱落:冰璃
Photo @ Amajy 千叶 婳琤 好心人(咦)
=====================================

冰璃君的个人站:+镇魂歌+
http://kolirin.huming.com
=====================================

古书中有记载,书生夜行于林,遇一女呼救于道旁,书生救之。女子诱之,结一夜欢好。翌日,书生徘徊林中寻之,遇一樵夫。樵夫闻之,笑曰:“狐也。”



不知过了多久,雷止雨歇。
苏凡缓缓站起身,远处还是深山树林的模样,自己四周这一圈却是枯木残枝,一片焦土,
哪里还有先前那参天的古木、半人高的野草。除了这一人一狐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生灵。



怀里一轻,手里空落落的。
苏凡愣愣地看着面前白衣银发的年轻男子。



“哼!”淡金的瞳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男子转眼就消失在了林间。
苏凡回头,一条小径一路延伸到山下。



摇了摇头,自嘲地一笑,罢了,就当是梦吧。



如是过了几天,那一夜的事就渐渐有些要忘记了。
忽有那么一天,屋子里已经站了一个人,听到了声响,转过身。
白衣、银发、淡金瞳。

“隆隆…”苏凡的耳边满是雷声。



呵,穷光蛋。
篱落打量苏凡的眼神里更添了点不屑。



眼前的教书先生穿一身粗布的长衫,隐隐显出身子的瘦弱。
眉眼、鼻梁、唇角,说不上难看,要说好看又差得远了些,平平无奇的五官平平无奇地合在一起便就只能是个平平无奇的样子。



从那以后,山间小村就多了个不寻常的住客。
说是要来报恩的,可是飞扬跋扈的样子却是半点也没改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像狐狸总是要吃鸡的,一样都是真理。



此刻的苏凡正在学堂教课,学生顽皮,不肯好好地背书,硬板起脸训几句,过一会儿又闹得炸开了锅似的。
正忙不过来的时候,有人在门外问:“苏先生在吗?”
苏凡出门一看,是那颜家的小厮,常听他家公子唤他颜安。
“学生就是。”
颜安从袖中摸出本书交到他手里:
“我家公子临上京前让小的转交给公子。”
说罢,便走了。



苏凡翻来看,竟是手抄的诗集。那遒劲俊挺的字迹眼熟的很。开篇第一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哟…好事近了,难怪笑这么欢。呵…”
轻笑声打断了他的回忆。苏凡猛然惊醒,看门外天色,自己竟发了这么久的呆。
“怎么?是在下打断了苏先生的好梦么?苏先生大慈大悲可休要同小人一般见识。”
篱落见他不作声,以为是被自己说中了。



苏凡见他步伐不稳,虚虚地斜靠在门边,双目迷离,腮边挂了两团酡红。
手里还抱了只土酒坛。便知他是醉了。暗暗地叹一口气,不理会他的疯言疯语,起身去扶他:
“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人家都睡了,休要吵闹,打扰了人家就不好了。”



狐狸甩开他的手,软软地靠着门框子往地上歪。嘴里还嚷着:“不要!谁要你扶!你去扶你那新娘子吧…本大仙缺了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



如是这般,好说歹说,篱落就是不肯开口也不肯起身。只背着脸,尖尖的指尖在门框上抓出一道又一道印子。
苏凡见说不动他,无奈地起身。就这样让他醒醒酒也好,又怕他着凉,想进屋给他拿件厚实点的衣服披在身上。



苏凡心说,不是你不让扶么?但还是不忍心,又过去搀他。
谁知,才一伸手就被他拉了过去。
篱落一手抓着苏凡的手,另一手穿过苏凡的腋下搭在腰间,整个胸膛紧紧地贴着苏凡的背,下巴抵在苏凡肩上,就如同从背后环抱着他。
苏凡一怔。就听一个声音带着酒气在他耳边轻咬:“怎么不进屋?不怕我着凉么?”



篱落常说:苏凡,你这个书呆子。
苏凡好欺负,苏凡心肠软,所以苏凡就是个软柿子。
但偏偏篱落觉得,苏凡这人,他欺负得,可别人就欺负不得。

[ 此帖被本初子午在2009-06-21 11:2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光币:+60(古吉佑) 优秀帖子,超级懵
  • 此君现在只玩YY和微博,微博戳一下=麻辣兔子=
    相思门◆◇ヽ 半缘君.
    级别: 总版主

    UID: 4
    精华: 3
    配偶: 单身
    发帖: 255
    威望: 2441 点
    光币: 3800 枚
    贡献值: 12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5
    最后登录: 2012-01-13
    1楼  发表于: 2009-06-21 14:43
    诗书、暖炉、清酒,外加身后的依靠,所谓安逸闲适不过如此。
    日子一天天耗在这小小的山村里,虽说平淡,可也舒坦。



    又想起了那一个黄昏,有人陪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念着: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耳边的声音温润如水,依稀恍如昨日。



    你就不想想你自己么?到时候别人在背后指手画脚你都不顾吗?
    心头隐隐作痛,苏凡揉着肩靠着篱落的软椅坐下,温温的,还残余着那狐的温度。
    一个人惯了…一个人,怎么习惯得了?



    吵嘴也好,平和也罢。
    就这么在清闲里,岁月一天天的流了起来,悄悄的,长长的。



    篱落想,他会一直就这么呆下去。
    陪着书生一起,再也不走了。



    偶有那么一日,苏凡掌中的壶已经不再那么凉了,手掌贴上去温温的,很舒服。
    他对颜子卿道:“回家的时候看到他坐在屋里等我,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很高兴,虽然他一开口就是喊饿。这样的感觉很好。



    “他跟我说,不要勉强自己,不要总想着别人,要先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
    这么多年,总是他记着别人,第一次发觉自己也可以被别人放在心里。



    篱落是第一个,回家有人做好了饭菜,下雨时外面有人打着伞等着,困乏时有个人在旁边说说话解解乏…
    篱落永远是那第一个。



    苏凡很少生气,可生气起来,却也是着实厉害的。
    他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没和人红过脸,别人跟他说什么让他做什么,再怎么着也尽力去做了。
    现在这一闹,好似是把这些年心里的委屈都发到篱落身上似的,总是不应该的。
    算起来,他做的事也没错到哪里,自己再大的委屈也受过,怎么就在这事上耍起了脾气?



    想着就到了放课的时间,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奔了出去。
    管儿说他要上伙伴家去,一会儿再回来,苏凡准了。
    又收拾了会儿东西,刚要走,却下起了雨。
    秋天总是多雨,天阴沉沉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落下来。



    “下雨了就别到处乱走,小心着了凉。成天开口闭口地教训着别人,轮到自己怎么就不记得了?”

    苏凡站住了不肯回头。



    背后的人叹了口气,有些像自己平常叹气时的意思。
    头顶的天空转了一转,变得有些暗。
    他已经站到自己跟前,自己比他矮一些,平视过去能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



    “那个…我不对…那个…骗你的鸡吃…”又立刻流利地补了一句,“我已经又弄了只回来了,给了钱的,虽然没告诉人家一声。”



    苏凡仍然抿紧了唇。
    于是篱落又叹了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那个…我不对…那个…装病,还…还麻烦你照顾…”



    而后他不再说话了,“呼呼”地喘着气,让他想起背不出功课的孩子。
    “在外边等了多久?”苏凡抬起头,温温和和的笑容。



    “没…刚好路过…”篱落别开眼,眼神有些虚。
    “走吧。”苏凡不去揭穿他,举步往前走。

    此君现在只玩YY和微博,微博戳一下=麻辣兔子=
    相思门◆◇ヽ 半缘君.
    级别: 总版主

    UID: 4
    精华: 3
    配偶: 单身
    发帖: 255
    威望: 2441 点
    光币: 3800 枚
    贡献值: 12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5
    最后登录: 2012-01-13
    2楼  发表于: 2009-06-21 14:45
    后来,下一阵雪就冷下十分。
    狐狸不冬眠却也畏寒,缩在火炉边就再不肯动弹一下。
    苏凡由得他们去,清清静静的倒也合他的意。看书看乏了,篱落就拉了他过去,野史外传、山间奇谈,一桩一桩地说来解闷。



    管儿听得咋舌,张大了嘴好半天合不上,苏凡也觉得离奇。
    书斋里红袖天香的画中仙,荒山中朱瓦广厦的千金女,还有风雪夜一盏幽幽摇曳的牡丹灯…



    转眼就到了年末。整个靠山庄似从冬季的长眠中忽然醒过来一般,喧嚣不可与往日相比。
    杀鸡宰鸭,煎炒烹炸,贤惠的媳妇个个都卯足了精神要在除夕夜的饭桌上分出个高下。



    戏班子又装扮齐全着在草台子上演开了,闹天宫、瑶池会、琼台宴……
    都是庄里人爱看的热闹戏,皂靴过往翻腾如浪,水袖来去漫卷似云,锣鼓声三里外都听得分明。



    记忆中冷冷清清的年这回竟意外地有了样子。春联、窗花、倒贴福…都是红艳艳的,样样齐备。



    庙门前拐过一个拐角,是座月老祠。
    穿了新衣的年轻女子个个凝着脸专心跪着求月老赐段好姻缘。
    篱落拉着苏凡跨进去,月老端坐在上笑得可亲。
    坐下两个锦垫,篱落纱衣一掀便跪了上去,抬起头来看苏凡,苏凡只得跟着跪了。
    一叩首。
    二叩首。
    三叩首。

    他始终拉着他的手。



    跪完起来看月老,还是那般慈眉善目,含笑的嘴角。
    “像不像拜堂?”篱落在他耳边说。



    又跟着人群在街上逛了一阵,身后“苏先生、苏先生”地有人叫他。
    停下脚步回头看,却是颜家那个叫颜安的小厮。
    说着就交给苏凡一封信,转身又扎进了人堆里。
    “看什么,怎么不拆?”篱落见苏凡只是愣着,便问。
    撕开了信封,白纸黑字只写了两行:
    安好。
    甚念。



    甚念…甚念…甚念…两个字搅乱了太平的心。
    算日子,该是考完了,快发榜了吧?



    又从书里抽出那封信,那天回来后就夹在了里头。摊开和诗集一起放在桌上,对着看到连天色黑了都不知道。
    思绪杂乱,想起了很多事,背诗的那个傍晚,郊游赋诗的情景,喝茶论文的内容,一同在县城的小酒肆里饮酒时窗外的一树桃花…很多很多。
    做了这些年的同窗,看似不相干的两人原来也有着这么些共同的回忆,虽然大部分是碰巧遇上的。
    “书呆子,吃饭了。”篱落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他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


    窗外皎皎一轮明月。
    篱落就不再说话了。一条手臂横过来放在他腰上,背后贴来一个温暖的胸膛。
    一室寂然。



    曾有人这么说。
    世间纵有千般万般求不得,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凡人一生,只是白驹过隙,弹指一瞬。
    所以世间浮华到头来,都成了一场空。



    篱落道:“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一直在一起,你明白么?记得那首《上邪》么,你不是说你信么?嗯?”
    苏凡愣愣地看着篱落的眼睛:“天荒地老的事不到天荒地老谁也不知道。”
    那是他说的,一直记到现在。



    “那就跟我一起等到天荒地老的时候,我们一起看看会不会。”



    —— 狐缘·完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5(古吉佑) 本本,辛苦了,给乃捶肩
  • 此君现在只玩YY和微博,微博戳一下=麻辣兔子=
    相思门◆◇ヽ 半缘君.
    级别: 总版主

    UID: 4
    精华: 3
    配偶: 单身
    发帖: 255
    威望: 2441 点
    光币: 3800 枚
    贡献值: 12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5
    最后登录: 2012-01-13
    3楼  发表于: 2009-06-21 14:49
    以下花絮~~~


    哟西!!终于P完了发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日夜赶工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抱头痛哭)
    刚才居然漏贴了那么重要的一张,我是蠢才……(泪)
    请看过的各位重新再看一遍,倒数第二张我补上了(揍)
    终于轮到可以贴四格啦……!!!!!楼下一排敲碗的辛苦了,四格它来了……!
    大家请先深呼吸,为了您的安全,喝水的请放下,吃东西的也请放下……
    .
    .
    .
    【这世间什么最苦?后期最苦……!】



    【何时吃鸡】



    【大哥最可怕了】



    【这是啥?】



    【没能放入剧情的鸡一只,大家快看,真的是鸡哦……!】



    【非常大摇大摆闯入镜头的猫,无视了众人的殷勤,蛋腚路过……】



    .
    .
    .
    .
    .
    .
    这次终于圆满了狐缘,也实现了愿望,恶搞规模化,花絮四格化……!
    抱雷雷!
    感谢amamaTT领导陪我们一起圆满!也谢谢路过的好人叔(泪)
    爱你们!=3=
    篱落和苏凡的感觉就是比较平淡又能相守的,后期的时候也尽力朝这个感觉去靠拢;
    部分文案和BGM沿用了上次的,是因为觉得这次双人的感觉更加贴近一些,所以沿用一下> <
    (而且我实在想不到有哪首曲子比这首更合适了|||)
    ps 狐狸弟弟的眉毛画成银灰色以后……果然更凶了XD||||||
    ————————
    几句废话。
    关于小说的cos,可以说是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不敢说自己诠释得是否恰当,不过请相信,我们尽力去做好,试图将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来,与同好分享。
    cos本就是为了快乐,所以希望看到这里的各位也能感到一丝快乐。
    些许花絮与恶搞,博君一笑^^~
    ~~~~~~~~~~~~~~~~~~~~~~~~~~~~~~~~~~~~~~~~~~~~~~~~~~~~~~~~~~~~~~~~~~~~~~~~~~~~~~~~

    以上完毕~~~~
    [ 此帖被本初子午在2009-06-30 18:4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3(古吉佑) eg,四格,米哈哈哈一直 ..
  • 此君现在只玩YY和微博,微博戳一下=麻辣兔子=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11-23
    4楼  发表于: 2009-06-22 19:55
    感觉非常清新啊~
    淡淡的舒缓的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v=
    文字描述很美,空置的景色图片很美,coser的表演也很有味道^^
    中国古代志怪故事里书生的特有的身体弱弱,个性善良都表现出来了,狐狸也很狐狸,哈哈~
    白发中的金瞳很勾人> <


    花絮篇很happy,果然,演出之外的时候,更多的是欢笑^O^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5楼  发表于: 2009-06-22 20:19
    看这作品的时候我是搭配着一顾略商那儿的第三首音乐来听的,特别有感觉。一人一狐,缘分的红绳把他们牵在一起,是一种美丽的牵绊。文弱而清秀的书生,不争名利,美丽而刁蛮的狐狸,遇上了书生,陪在他身边。有过争吵,也有过玩闹,到最后,终是在一起了。嗯!这样的结局,我喜欢!
    PS:冰璃大人好美的说,那曼妙的身姿啊!某色女流着口水爬走。。。
    千媚不如奇喵
    级别: 主天使

    UID: 153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204
    威望: 1119 点
    光币: 10000 枚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 2009-03-24
    最后登录: 2010-12-30
    6楼  发表于: 2009-06-23 03:26
    这是目前我见过的最好的之一啦               
    哇。一见钟情之后为你钟情一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81
    精华: 1
    配偶: 月川
    发帖: 316
    威望: 626200 点
    光币: 7378866 枚
    贡献值: 640 点
    注册时间: 2009-01-07
    最后登录: 2018-02-20
    7楼  发表于: 2009-06-23 19:22
    CJ的某只飘过……

    顺便掐一下自己的水桶腰……

    某人无良笑:乃有腰么……

    某敲:><(这年头做女生果然悲哀啊……)

    PS:那头HLL的银发要砸多少银子啊~~~~~~

    效果果然素不同滴……555
    谢谢光大滴签~MUA
    换新头像啦~~~时不时诈尸的某佑
    级别: 总版主

    UID: 8
    精华: 0
    配偶: shrinesun
    发帖: 392
    威望: 13220 点
    光币: 203065 枚
    贡献值: 401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6
    最后登录: 2018-04-18
    8楼  发表于: 2009-06-29 21:25
    失误了,很早就看过了,然后当时竟然因为懵住了,而忘记打分……我忏悔……
    狐狸很别扭,苏凡很瘦弱,但是超级温柔。
    两只的一幅幅卧膝图,美丽啊
    rp的来~~~~rp的去~~~~rp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