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1
  • 2
  • »
  • Pages: 1/2     Go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4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楼主  发表于: 2009-02-28 16:44

 [原创][独发] 某蛮的《红楼梦》自留地(3月5日更新)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小蛮春衫 执行加亮操作(2009-05-06)
           我一直疑惑,世间续补《红楼梦》之书甚多,为何总是将程高续写的与曹雪芹的前八十回合在一起?周汝昌先生有言,红楼梦“至八十回以后再无一字遗存,随即出现了一种拼配上续书四十回的伪称‘全书’。这件事并非一般的事故或事件,曹雪芹的抱恨而死,于此直接相关。”程高所续之恶劣庸俗,不但气死了曹先生,还继续折磨着后人的眼睛。所以,当在图书馆翻到这本张之所著的《红楼梦新补》的时候,我简直像久旱逢甘露一样啊~~
           
对于这本书,先摘抄几段周汝昌的评价吧:“作者努力‘舍己从芹’,……他的文字造诣极好,目中实所罕见。这不但指文词的铸造运用,还要看笔调气质气味。韵文的水平也很高,……与雪芹为比,可能是比上不足,但与程高为比,那就大是比下有余了!其思想与文笔,与程高之恶俗庸劣相比,何啻霄壤之分!”我自己的感觉也是,虽然可能不及曹雪芹,但真的已经写得十分好了,是我目前看到的续书中最合前八十回的一本,想来雪芹先生也会这样认为!
     
这本书紧扣“脂批”,大家都知道脂砚斋与曹雪芹是什么关系,当然听从脂砚斋的指点才是王道。每个人物差不多最后都有了正确的(即曹雪芹想要的)结果,连智能儿和二丫头都无一遗漏;无论是王熙凤的“二令三人木”,麝月的“开到荼靡花事了”,茜雪的“狱神庙慰宝玉”,还是湘云的当街行乞,宝玉夫妇的“寒冬噎酸韮,雪夜围破毡”等等,都有所交代,衔接得十分流畅;其中关于宝玉等人的思想游历,更是颇具曹雪芹的遗风,很为人感叹。
     
但是,毕竟脂批太少,后几十回的故事人物无论怎么安排都可能会与曹雪芹的原意有出入,所以才有如今“红学”的繁盛。对于这本《红楼梦新补》(以下称《新补》),我虽然很满意,但有些地方还是持有不同观点,今天提出来,仅作个人争鸣。
     
第一个是宝钗。她的命运是无需说的了,我只对张之先生处理她的性格上有点微词。薛宝钗是否“内藏奸猾”,这点上人们一直争论不休。据我看来,“奸猾”虽算不上,也未必真老实。她从娘胎里就带来一种“热毒”,时不时发作,其实就是从小到大压抑自己的表现。她爱宝玉,却没有像黛玉那样在人前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爱意;她是个杂家,读过很多书,甚至包括很多“不该看的东西”(她自己说的),却“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作为大家小姐,端庄是必要的,可把自己隐藏的也太深了些,压抑之极的结果就必是深深的心计,不露痕迹地为自己争取。她知道怎么逢迎老太太,怎样搞好上下关系,连小性儿的黛玉最后都认她做了知己。别人都道宝姑娘心地好,但却始终没有人真正地了解过她的内心,她就是那种“知人知面不知心”、最出乎人意料的复杂人物……在《新补》中,这个特点却被弱化了。宝钗婚后就像所有的贤妻烈妇那样,温柔体贴、勤俭持家,宝玉不想考取功名就由他去,宝玉随刚结识的朋友离家郊游也由着他,虽然聪颖厚重依旧,却不再复杂,一眼就可以看到底。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宝钗本质上是很善良的,在黛玉身死、贾府被抄后就没有了“敌人”,是必会无怨无悔地照顾宝玉湘云等人的,但是,正所谓“本性难移”,我想如果曹雪芹写的话,还是会给她不安分的心一个继续施展的舞台。
     
第二个是妙玉。前八十回直接或间接描写妙玉的文字加起来不过两千余,却成功地描绘出她畸零怪诞、孤傲清高的性格,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第五回的十二钗组曲中已写明她的命运是“到头来,依旧是风尘肮脏违心愿,好一似,无暇白玉遭泥陷”,但这 “风尘肮脏”究竟是什么,脂批也没能给出答案。《新补》给出的设计是,妙玉被官府释放后坐船回蟠香寺,路上被一个叫严季良的土匪头子一心看上,谁知这严季良便是她小时候订婚的对象;因为有父母之命,且目前状况艰难,妙玉无法,只得屈身下嫁,不久严季良犯事丧生,她便流落镇江。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只有一个感觉,以前那个极端洁癖高傲的妙玉哪里去了?按照她的性子,她应该宁死都不肯让土匪头子沾染才对,怎么可能会像个委屈小媳妇似的就嫁了呢?况且这个“风尘肮脏”好像也不是那么确切。
     
对于妙玉的故事和结局,刘心武在周汝昌先生推测的基础上发展来的思路倒是让我很信服。第四十一回里,因为刘姥姥用给贾母献茶的成窑五彩小盖钟喝了茶,妙玉就嫌脏不要了,后由宝玉讨出转送给了刘姥姥。别小看了这个茶杯,它可是在皇宫都很罕见的珍宝,在佚本中,这个杯子将成为一个重要的道具,它很可能被刘姥姥的女婿王狗儿卖给了古董商冷子兴,冷子兴又卖到了忠顺王爷府,后贾府事败,牵连到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女婿冷子兴,追索此盖钟的来历,牵三挂四,累及妙玉。妙玉藏有那么多其价难估的文物磁,寄人篱下却尊贵气度不减,那么她很可能是与贾府一样贵族人家的后人,当初因为避难而出家,终被王夫人收留。而那个忠顺王爷,不难看出他根本不是个善茬,很有可能是个贪财的大色魔,因为小盖钟的事见到了妙玉,一面垂涎她的无价之宝,一面贪恋她的美貌,于是拿身在监狱的宝玉等人来相威胁……当然,这都只是推测,但比起“下嫁土匪”,则令人信服得多。
     
第三个是鸳鸯。《新补》第九十六回的注解中这样评价,“鸳鸯并非和平老实之人,前部屡见。第四十六回,凤姐暗想:‘鸳鸯素昔是个可恶的。’第七十一回鸳鸯当着众人的面,挑拨探春与邢夫人的关系。”作者给她设计的结局是要追随惜春出家,在得到准许后十分得意,最后一面化缘一面寻兄而去。据我看来,这实在是曲解,鸳鸯其实根本不是他说的这样。凤姐说的这句话,在有的版本中却是“素昔是个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由此可知,“可恶”二字其实是不好惹的意思。鸳鸯作为贾母身边的“首席大丫头”,见过的事情绝对不比凤姐少,但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有主见,守规矩,懂礼法,所以“一应事情,他说什么,从你小婶和你媳妇起,至家下大大小小,没有不信的”(第四十七回贾母语),连王熙凤有些事情都要和她商量着办,是为“有心胸识见”。所以我想,鸳鸯作为旁观者,了解贾府上下的很多真实情况,但她只是嘴紧,不肯跃出雷池半步,这种性格就不难理解会做出抗婚的举动。至于“挑拨探春与邢夫人的关系”,我仔细研读了那一章回后,觉得根本不是“挑拨”,鸳鸯只是在感慨之时说了一些实话而已,而这些话也就只有她敢说了。要是用一个字概括她,应以“勇”字与之。
     
她的结局,周汝昌(抑或是刘心武?记不清了)先生的推测是这样的:王熙凤曾与她挪用贾母的东西出当,后贾府事败,此事查出,鸳鸯因此被连累,这又是一段“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技法。
     
还有一些想法,至今还没想好,先写出这些,权当个人观点,愿与同道中人相互讨论~
3
[ 此帖被小蛮春衫在2010-03-05 23:1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8(月清泉) 优秀文章
  • 忙忙碌碌
    级别: 神

    UID: 22
    精华: 8
    配偶: 古吉佑
    发帖: 1261
    威望: 11335 点
    光币: 37539 枚
    贡献值: 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3
    最后登录: 2018-11-23
    1楼  发表于: 2009-02-28 20:05
    《红楼梦新补》这本书我没有看过,哪天下载来看看。
    《红》我看了好多遍,百看不厌(后四十回除外……)
    脂砚斋和曹雪芹的关系我也是看了百家讲坛才知道呢,然后找着看脂批的红楼,果然是一番新的境界,很多之前没有怎么注意的地方,原来都含有深意。可惜还没看完,下的是电子版的,可是在电脑前的时间用来看书的机会还是太少……
    桃桃分析的三点我都很认同呢。宝姐姐绝对不是单薄的知书达理的小姐,她自有一番为人处世的心机。诺大的园子能够得到上上下下所有人的一致好评,单靠贤良淑德什么的是不可能得到的。
    妙玉的结局我也觉得不应该是嫁给土匪。。。实在不合逻辑。
    我对鸳鸯的印象一直不错,这个大丫环能够在贾府站得稳,有威信,自然也是有一番本领。
    《红》真是无尽的宝库啊,每个人看都能看出一番自己的味道。

    今天正好看完了林青霞版的红楼,又为宝黛情流了眼泪T T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2楼  发表于: 2009-03-01 10:14
    <红楼梦新补>我也没看过,有空再找来看.
    宝姐姐的心机我一直看不明白,所以一直不是很喜欢她,我喜欢黛玉一看到底的性格还有湘云豪爽的性子.小蛮评的很好呢,应该还有下文吧?继续往下写吧.偶最近忙的不行,等我忙完了就上网找找这本书!
    小白路过~~~~~~~
    级别: 座天使

    UID: 26
    精华: 1
    配偶: 单身
    发帖: 288
    威望: 1134 点
    光币: 1135 枚
    贡献值: 120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06
    最后登录: 2014-12-06
    3楼  发表于: 2009-03-06 20:28
    好吧,我费话很多哦。
    接触红楼梦是五六岁时看的电视剧,当时只觉得好看里面的人个个都好看,那个时候不理解故事剧情,只是听着大人们说宝钗多大方多好的姑娘,黛玉太小气了。所以一直到上大学时潜意识中,宝钗的大方八面玲珑,黛玉的爱哭、体弱、使小性子,在我学了美学之后总算是真正弄清楚了。
    今天看了小蛮的《红楼梦新补》读后感,更认同在美学课上老师说讲的如何品红楼梦里的每个角色。也许一句俗话性格决定命运,这话基本上是对的。红楼梦是小说,但里的每个角色都有血有肉,性格上的优劣写得太精彩了,后补的那几十回,如果不是真正读懂曹雪芹前八十回的人是补不合理的。性格决定命运啊,时运在变但人的性格是不会变的,不管遇到怎样的变故,起初是怎样的结局是不会有太大差异。所以读这观后感,里面这几个人物的结局,不管好与不好但都合情合理。
    小蛮,你再写下去嘛,我还想看看其他人物的结局还有你的点评啊。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4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4楼  发表于: 2009-03-07 18:16
    谢谢亲们的喜爱~那么某蛮就继续在这里指手画脚了,呵呵。

    接下来说说平儿。平儿这个人,给我的感觉是很善良,但又聪明知道变通,所以才能被凤姐容下;她也有锋芒,却不像晴雯和黛玉那样外露,她能说理,那些占理的话有时候凤姐也没法反驳。可以说,凤姐对她纵有防备,也是有真心的姐妹情的(在“出其不意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一回里,表现的很明显),所以平儿在自保的前提下对她也是赤胆忠心的。凤姐的结局是“一哭二令三人木”,也就是最后被贾琏休掉,平儿被扶了正,那么到时平儿对待凤姐的态度又该是怎么样的呢?《新补》中,王熙凤因为贾芸和红玉等的奔走而放出监狱回到家,身子本来就不好,在狱中又得了大病,形销骨立,烧茶时烧糊了水,平儿就说了她几句。其中有评论道,“那些年,发迹之人是不认六亲的,攀上高枝便忘了根本,这是官场、市井都通兴的。”这不就是说平儿是个落井下石的吗?最后凤姐投缳自尽,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回到家后受尽白眼,气不过,想要贾琏和平儿以后不得安生。
    这样的处理我不能认同。平儿是有情义的人,她即使地位高过了凤姐,也绝不会落井下石。在她眼里,凤姐并不是一个冷酷狠毒的女人,也是有善良的一面的,只是太过好强,有些不择手段。所以,善良的平儿对待她应该还是很好的。

    再说凤姐,上面已经说过,《新补》中她投缳自尽,这也算是符合脂批精神的。但,她这样做是为了报复周围的人,至死都在争强,这个符不符合原著精神呢?,我想,曹雪芹的本意里应该会给她一个醒悟的机会,抑或说,红楼梦不止是 “回忆”,它也是一本警示世人怎么做人、怎么生活的书,那么她就不大可能死不悔改。我的设想是,凤姐可以是因为悔恨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而自杀,也可以是在狱中已经悔过,然而罪过太大被诛杀,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罪孽才丢了性命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唧唧性命”,我觉得补书人误会了这句话,她不是至死都在算计,而是死在了自己的算计上(貌似没啥区别= =)。

    另外,我有点疑问的还有春纤和雪雁两人。在前八十回,好像并没有特别的给她们安排什么“草蛇灰线”的情节,也没有提起过她们的结局,她们都只是黛玉的二等丫头,是很普通的。但《新补》里,雪雁一跃成了黛玉身边着墨最多的“伴读丫鬟”, 补书人通过她帮黛玉誊诗稿记住了很多的诗句,表现了黛玉在诗词方面的心思和情愫。作为黛玉身边的大丫鬟,前八十回有过正文的紫鹃都被忽略掉了,这让人有点匪夷所思。如果要重点铺陈,也该是紫鹃,我想不明白,雪雁“心灵手巧”,紫鹃也是很聪慧的啊。还有春纤,在前八十回里都没有过什么描写,最后却成了极少数留在宝玉夫妇身边的丫鬟之一,后来被李纨讨出,做了贾兰的夫人。为什么不写其他丫头,可写的很多,比如秋纹碧痕,为什么偏偏选择春纤?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用意,我没有参透呢?……

    啊啊啊,脑子好乱,写不出来了……今天先写这麽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8(月清泉) 优秀文章
  •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7
    精华: 3
    配偶: 小蛮春衫
    发帖: 196
    威望: 1263 点
    光币: 181123 枚
    贡献值: 187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6
    最后登录: 2017-04-18
    5楼  发表于: 2009-03-08 11:55
    咳!占亲爱的sf~
    这个。。。原谅我一直都没有过来把看完文的罗嗦话给说出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实在是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狗尾巴,评论也好,综述也好,我觉得看过亲爱的文之后,我有冲回去重新看红楼并且把什么刘心武解密之类的东西都反出来的冲动。。。
    废话不提。。只说一点俺的小小观点。。。
    世人对红楼看法很多,于是红学派别也很多,所以世间流传的高鹗补上的一百二十回红楼本,被说的最多。俺是把这一百二十回翻来覆去看过几遍的,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红楼的后四十回并不是完全的不切曹先生笔意的,只是他更多的屈从了当时满清文坛上所要求的思想风气与现实苛责。连章一百二十回读下来,觉得后四十回有一个最大的缺憾,那便是所有的文词妙句,所有的红楼篇章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才是俺最大的遗憾,而所谓故事情节反倒不是俺注意的方向,(这个,俺是个浑人= =表理俺。。)毕竟世间多败笔,人若是有了结尾反倒会显得无甚趣味,所谓一百个读者自会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言尽则意断,所以结尾这个东西,有与没有,其实没有这么重要哈(= =!!俺是个懒人,由此可见一般。。。)
    新补其书,亲爱的,俺没有看过的说,但是由你所说所写,俺想俺窥得一点星豹,根据脂批所得的红楼贾府众人结局自是有一番道理的,亲爱的评说更是让俺觉得有理有据。
    先说宝钗,她本就是为了进宫做个才人而来,嫁与宝玉做夫人,俺觉得是她推而求其次的做法,如果说就此安心,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依着她的性子,善于迎上且讨喜,应该也是审时度势,不至于说再做什么“丑事”,明面上肯定的大家闺秀,暗地里,蝇营狗苟应该也不甚屑于去做,估计不算本分,又不使自己吃亏,更像是她吧(丫的,你在说什么!?俺也不知道= =)
    于是来说妙玉,刘心武解读红楼时说,妙玉其实更是那“美玉无暇”,那么这么一块美玉,落入泥沼,自然是令人难以释怀的,土匪栖身,这不是什么好结局,但是与落入污泥,其实俺觉得还相差甚远,而高鹗后述的那被盗匪强了去,不知沦落何方,倒是太过牵强了。小小声说,其实俺也不认同说那么一长串,妙玉落与忠顺王爷之手更加可靠,因为俺觉得红楼其事所书并不是要揭示一个事件的复杂层面,而是一个人物与世间的悲哀,所以,妙玉其人,应该要再简单一点,但是再错叙一点,这样,也许才会现出堕入泥沼的悲戚。(这个,俺不是学红学的,俺的小小观点是不能与周大先生做比较的,俺只是罗嗦,罗嗦= =)
    至于鸳鸯,自是个忠烈性子,真真是亲爱的你说的那个“勇”字,不错,但是这般的人儿,要说出家,或是自缢,俺都相信,所以,俺没什么好说的。。。
    说到平儿与王熙凤,俺是觉得,王熙凤的火辣性子,泼辣人,又是可以担当贾府大任的女子,贾链将她去了正,立平儿,许的是平儿的温和端立,应该不会给她的原主子什么脸色看,亲爱的说的是,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一章,更显的平儿的性子,虽说挨了打,受了骂,可王熙凤戚哀哀道了歉,便立刻收拾停当往那院去了,也可见其对王熙凤并不会有多少怨恨,更不会言语相伤,安分而已吧。凤姐死是死在她算计过多,却没有算到自己最终也死在自己的算计上(拗口= =),这句话,俺认同,大大的认同~
    至于最后的两个丫鬟,俺要说,俺已经么印象了,或许是红楼人物太多。除了脂批当中那专门叙出的茜雪,余下众人的结局,俺只当是看见才看见啊。。。(还是懒人= =)
    好了,这就是俺的罗嗦话,总结一句,不管是脂批也好,八十回本也好,一百二十回本也好,新补也好,其实在俺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本完整的红楼不是么?这才是俺们孜孜不倦追求其文法妙意的根源,如是再三,不再罗嗦~
    遁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4(月清泉) 回贴回的如此认真,该给你 ..
  • HM滴阴暗面+QM滴闪光面+长篇滴啰唆面+短篇滴精彩面=偶想要滴最高境界~~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4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6楼  发表于: 2009-04-12 21:07

     Re:[原创][独发] 某蛮的《红楼梦补》自留地 (4月12日更新)

    荼靡花开话麝月

    麝月是宝玉屋里的大丫鬟之一,也是最后唯一陪伴在他身边直到“终了”的丫头,“开到荼靡花事了”,就是书中给麝月的谶语。想来玄妙的很,一说起宝玉的丫鬟,大家马上想到的会是谁?一定是袭人和晴雯。在温柔勤勉方面,无人出袭人之右;在伶俐俏美方面,则没人能比过晴雯。秋纹碧痕等先不用说。而麝月这个女孩,好像一直都是甘当第二名,永远站在她们后面,不争不抢,平平静静。如果把“一辈子和宝玉生活在一起”作为成功的目标的话,最被看好的袭人与最伶牙俐爪的晴雯却都失败了,恰恰是她们身后的麝月,得到了最后的“胜利”。这难道不耐人寻味吗?

    个人觉得,贾府中最会做人的,就是麝月。当然这不是在贬低她,正相反,是在夸赞她。我相信这一切完全都是出自她的本心,而不是故意装弄安排出来的。

    如果先用一句话概括麝月,那就是袭人的细心和晴雯的聪颖,她二者兼有。先看《红楼梦》第二十回:袭人病卧在床,宝玉回屋时,只看见麝月一个人在,其他人都出去玩去了。“宝玉笑道:‘你怎么不同他们玩去?’麝月道:‘没有钱。’宝玉道:‘床底下堆着那些,还不够你输的?’”很显然,麝月找借口不出去玩,却并不想让宝玉知道为了什么,没想宝玉一眼就看穿了。再看底下,“麝月道:‘都玩去了,这屋子交给谁呢?那一个又病了,满屋里上头是灯,下头是火;那些老婆子们都老天拔地,伏侍了一天,也该叫他歇歇;小丫头们也伏侍了一天,这会子还不叫他们玩玩去?所以我在这里看着。’宝玉一听,公然又是一个袭人。”瞧,连宝玉都体会得到麝月的细心和善完全不亚于袭人。但是,平时在这种事上,从来没见麝月争着表现过,一直都是袭人来做;只有袭人生病时,她才出来当了个“顶班”,还不想让人知道。所以我说,麝月就是个甘愿为他人做绿叶而不计较得失的。

    麝月十分温顺和善,晴雯抢白她,她都是笑笑了事;宝玉与袭人、晴雯等吵嘴时,也都是她两头好言相劝。但如果觉得她软弱可欺,那就大错特错了。平日里安静沉默的她,一旦爆发,就有着令人震惊的口才。

    第五十二回中,坠儿偷镯子事发,“爆碳”般的晴雯立即叫坠儿娘来领了她出去。坠儿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抓住晴雯话里的一个把柄(即直接喊宝玉的名字),几句话把晴雯说得“急红了脸”,却说不出什么话来。这时麝月开了口,一开口就是洋洋洒洒将近四百字,层层递进,环环相扣,十分的漂亮。她先以她们一等丫鬟的身份抓起,“……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理的?你见过谁和我们讲理?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大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一下子就把对方的气焰压下去了;然后又从“叫宝玉名字”上说起,“……让万人叫去,为的是好养活,连挑水粪花子都叫得,何况我们!……那一日不把‘宝玉’两字叫二百遍,偏嫂子又来挑这个了!”乖乖,分明让人根本没法反驳;接下来又拿出双方的地位来趁热打铁,“嫂子……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道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家里上千的人,他也跑来,我也跑来,我们认人问姓还认不清呢!”最后一句尤其精彩,“说着便叫小丫头子,‘拿了擦地的布来擦地!’”这样有气场的话一抛出来,谁还敢争嘴,恐怕大气都不敢喘了呢!那坠儿娘果然就“无言可对,亦不敢久站”,最后悻悻而去。

    第五十八回袭人的一句话,真真一语中的:“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可见袭人等都是知道麝月的厉害的!于是,一幕精彩驳论再次上演,具体的我就不分析了,反正是直说得芳官的干娘“羞愧难当,一言不发”。

    我们能很容易地看出来麝月比晴雯的高明之处。晴雯的口齿伶俐只是说话尖酸刻薄,得理不饶人,而麝月除了这些,还有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句句得理,简直就是个强辩手。于是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怡红院里,只有麝月能“制得住”晴雯,让晴雯“听话”。

    在这里再提一提《新补》中的情节。贾府败落后,宝玉夫妇生活越来越艰难,于是宝钗便打算把身边的丫鬟们放出为民,以省些用度。秋纹碧痕等已流露过“出去”之意,自不必说;问题是袭人,她是从小就伏侍宝玉的丫头,也是出了名的对宝玉夫妇死心塌地,为何宝钗还是决定留下麝月,而把袭人遣回去呢?袭人有兄有家,麝月没有任何亲人,这是一个原因,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宝钗知道只要是对宝玉好,袭人就会绝对听从,而麝月不同,她不光有袭人般的和顺温柔,更有晴雯般的敢与天争,她既然说了要服侍二爷一辈子,就一定说到做到,谁也奈何不得。

    这就是处处甘做“第二名”的麝月,平时虽然让人注意不到她的存在,却是那么的敦厚、贴心,让人觉得能依靠,也觉得敬佩。此为我说贾府中麝月最会做人——莫要处处想着出头, “枪打出头鸟”,更不能太为别人而失了自己,让别人掌握自己的命运。
    [ 此贴被小蛮春衫在2009-04-13 17:2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威望:+8(月清泉) 优秀文章
  • 我宿五松下,寂寥无所欢.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7
    精华: 3
    配偶: 小蛮春衫
    发帖: 196
    威望: 1263 点
    光币: 181123 枚
    贡献值: 187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6
    最后登录: 2017-04-18
    7楼  发表于: 2009-04-12 22:56
    沙个发。。。。
    容俺明天编辑。。
    今天要熄灯了~~~


    时隔27天?!!

    实话说,麝月其人我真的印象不深,且不说这红楼梦里的百翠千红,人物众多,只说我是个懒人吧。麝月是宝玉的丫鬟,但是在高鹗的后四十回的版本里……好像并没有过多的描述,所以我已经印象很浅了,看了亲爱的写的,我突然觉得这个麝月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她有胆识,有忠心,有恒心,有口才,自然贾府的姑娘都是有姿色的,喜人也罢,晴雯也罢,判词之上都说了结局凄然,那麝月呢?
    或许不争不夺,最后反而才能得到胜利~

    = =隔了很久是不是?
    [ 此帖被寒殿在2009-05-09 17:54重新编辑 ]
    HM滴阴暗面+QM滴闪光面+长篇滴啰唆面+短篇滴精彩面=偶想要滴最高境界~~

    拥有一双随时发现美人儿与JQ的眼睛,是腐女们必备的条件之一~FUFUFU!
    级别: 荣誉会员

    UID: 2
    精华: 0
    配偶: 单身
    发帖: 479
    威望: 1733 点
    光币: 343408 枚
    贡献值: 2680 点
    注册时间: 2008-10-22
    最后登录: 2016-08-19
    8楼  发表于: 2009-05-04 14:56
    小蛮的分析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呢。接下来又会写谁呢/我想看看湘云,写写她好不好?嘿嘿!
    复活!!
    级别: 总版主

    UID: 14
    精华: 0
    配偶: 寒殿
    发帖: 298
    威望: 1841 点
    光币: 219942 枚
    贡献值: 2835 点
    注册时间: 2008-10-30
    最后登录: 2013-11-04
    9楼  发表于: 2010-03-05 23:17
    三、“无赖”贾琏?

    在复习《中国文学史》的时候,瞄到一句:“贾琏卑鄙下流,简直就是个无赖”。从此一直耿耿于怀,倒不是因为我喜欢贾琏,实在是觉得费解——我从第一遍看红楼梦开始就感觉,除了太好色,他还挺可爱的呀。

    一看到文学前辈这样评价贾二爷,我立即对自己的三观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思想挖掘。本人从小五讲四美三热爱,绝对的根正苗红,沐浴在和谐的阳光下茁壮成长到如今,怎么可能会觉得一个“无赖”可爱捏??刨根问底无果,不得已回去复习那本翻得烂熟的红楼,终于恍然大悟……现在我可以非常淡定的指出,前辈,如果这句话不是个技术性的失误,那就是您大概没仔细读过这本书。

    首先要严肃的声明,我并不认为贾琏是好鸟。说他下流倒是的确没错,这个男人的xing欲简直令人发指。在老婆侍妾都不在的时候,“香的臭的都往屋里拉”;见了标致的尤二姐便喜的抓耳挠腮,百般思量想要得合;见了风情的尤三姐,更是丑态百出。可是,这些往大了说也就是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并不能说明贾琏就是个卑鄙的无赖。相反有些时候,在他身上体现出了贾府其他男性罕有的一面,相对于自大狂妄的贾赦、好色下流的贾珍和搞不懂什么脑结构的宝玉,贾琏这个角色更加多面化,更加血肉丰满。

    第一,贾琏能够同情弱势者。这一点和他老婆王熙凤倒是挺像,不过也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要不是威胁到自身利益,他们有时会表现出良善的一面,例如王熙凤之于刘姥姥。这面按下不讲,且说贾琏。
    第四十八回有一段,没有正面描写,只借着平儿的口,说贾赦看中了穷人石呆子的二十把珍贵扇子,但石呆子说什么都不肯卖,于是贾赦设法抄了人家,把扇子变了官价收入府中。贾琏对此事的评价是:“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家倾家败产,也不算什么能为”,因此挨了老爸一顿好揍。这种封建统治阶级家庭,弄死一条人命就跟捏死只蚂蚁一样,碰见有些学究气的家长,最多也就说句“刁民可恶”。可是,贾琏竟然能当着贾赦的面(抑或在背后)这般直接地表达与统治阶级相反的看法,认为这样做“不算什么能为”,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宝玉够叛逆了吧,可他也就是跟丫头们发发牢骚,在老祖宗面前撒撒娇,实在没了办法就干脆闷在心里,惆怅的死去活来。老爸贾政一发火,便吓得立即乖了。
    第七十二回,小厮旺儿来替他儿子求说王夫人屋里的丫头彩霞,贾琏刚开始没在意,心想什么大事也来求我,说一声不就完了。林之孝说,旺儿的小子成天吃酒赌钱,彩霞又出挑的那么好,何苦来白糟蹋一个人?贾琏一听,立即说:“……这样那里还给他讨老婆?且给他一顿棍,锁起来,再问他老子娘!”晚上凤姐又和他说起此事,贾琏依旧是那个态度:这么混账的人哪能给他?可是凤姐说已经应了(保不准是凤姐故意打击赵姨娘,因为彩霞喜欢贾环),贾琏于是才丢开了不管:“你说了,又何必退?明日说给他老子,好生管他就是了。”可见贾琏是同情那些丫头们的,会为她们说话,但在可能要影响全局河蟹的情况下,他还是站在了另外一边。没有办法,谁让人家也是统治阶级的一员呢。

    第二,贾琏做事多却最不落好。我们的贾筒子身世曲折,有一个非常彪悍的老爸贾赦,一个明哲保身的后妈邢夫人,还有一个对他不怎么待见的奶奶贾母。
    其实这也没啥,人家二爷照样当,富贵照样享,风流快活两不误,但毕竟上头两层长辈,经常被老人家们支来支去。不支使他支使谁呢?同辈人里,宝玉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然舍不得;贾珍是贾敬那边的,人家自己还得当家;薛蟠是外人;还有同族贾琮贾瑞之流,“黑煤乌嘴的”更是不济事。于是贾府很多事情都有他冲在前方的身影:林黛玉的爹林如海去世,是他送林mm回扬州吊唁、守灵,然后再好好的送回来,因此错过了贾蓉媳妇的丧事;兴建大观园,贾赦只在家高卧,听贾珍汇报工作,然后就轮到贾琏等人来领命做事了;贾赦搜求珍贵扇子时,是贾琏受命去石呆子家“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才见着了,都是“不能再得的”,贾赦于是就起了掠夺之心;甚至于鸳鸯事件中,原本不干他甚事,他那么兢兢业业的回话,那彪悍的老爸竟然怀疑鸳鸯看上了他(真亏贾老汉说得出口啊),最后还莫名其妙成了父母共同的出气筒。能说什么呢?命苦不能怨zf~其实贾府日常当家的应该就是贾琏,但凤姐更适合一百倍,加之男人天生的懒,于是琏二奶奶当家就顺理成章了。

    第三,贾琏孝敬长辈。呃,不知道会不会被拍,俺说的就是那种骨子里的孝敬,而不是虚假的孝敬。在这一点上,贾琏是个被传统观念成功培养的娃。
    证据?我说不出具体的,但就是觉得他对长辈的那种姿态不太像是装出来的,至少大部分不是。贾琏的孝敬并不排除讨好的成分,第四十四回里,他是想着“彼此也好了,又讨老太太的喜欢”才听贾母的话给凤姐平儿赔的不是。但纵观全书,每次长辈们支使他,他都“任劳任怨”地去做,从来不在背后说什么话,除了鸳鸯一事实在因为委屈而嘟囔了一句;平时和长辈们对话也都是恭敬有加,要不是他那满箩筐的桃色事件,简直就是标准的好青年……话说老版红楼里的琏二爷还真是秀色可餐,想着那张桃花脸,再写着这些文字,俺都快饭上贾琏了——不行,挺住,你一定要认清这个纨绔公子的本质啊本质!!!

    以上,完了。
    • «
    • 1
    • 2
    • »
    • Pages: 1/2     Go